少年七

人非工具。

如何正确闯荡江湖(1)

我在这里要告诉各位的是,这位睡在我上铺的右铺的大兄弟,在我成年之际,真的为我献唱了一曲《无法原谅》。
对此我表示:这就是人生带给我的痛啊……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没有拉进度条,完完整整地听完,是我能给你的,最大的爱意。

谢谢啦,以后还请继续指教!

(日更我是不指望了,打个商量,月三十更吧!)

砍木桩的好少年:

@少年七 的生贺。
生日快乐!恭祝成年!
港真,特别感谢你陪我混了这么多圈(还是在我安利你的姿势一点都不对的情况下),并且现在还理我😂
还有,日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我能给你天天唱回村的诱惑主题曲。
————————————————————
我离及冠还有几个月的时候被师父踹下山去给他当跑腿的,然后我就知道我以前的生活是有多好了。
雷点预警:第一人称主攻文,段子集,架空,有穿越者。
外表冷艳高贵实际是个智障师弟攻(陆亦晨)×外表花花公子实际还真是老司机师兄受(赵顾林)
请站稳攻受,站稳cp
————————————————————
                                
     我被我师父踹下山了。
     他说我快及冠了,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屈身于一座小山。
      我本能的呛了他,说他老大不小了咋也屈身于这座山,现在我连个师母都没有,还得天天照顾他。
      于是恼羞成怒的师父抬起脚,踹了我的肾。
      虽说我的话有点伤人,但我师父还是很“大度”的在我下山的时候赏了我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把剑。
      真是把好剑,剑身虽薄却闪着寒光,剑刃也极其锋利。
      就是有一个缺点——我不会用剑。我练的是拳法,对剑法一窍不通,当年因为这个原因我师父没少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谁让他以剑法著名。
      师父看我一脸嫌弃,便先开口解释。
     “这剑霸气,你带着它不仅可以防身,也可以用来震慑敌人。”
     “呵呵。”
     “行,我说实话。我以剑法闻名,你又是我徒弟,我不想丢自己的脸,你不配剑,全天下的武林人士都会笑话我。再说,这剑可助你装十三。”
      说什么也是师父的心意,我不好拒绝,只能收下,但这剑着实眼熟,于是我就又问了问剑的来历。
     “师父这剑挺好看啊,玄铁做的吗?”
     “不知道,我让山下刘师傅打的,跟咱家菜刀一个材料。”
     “这剑咋这么眼熟啊?”
     “还记得你师姐和师兄的剑不?一起打的,对了,我的剑也是。”
     “……”
      我是真让我师父气的没脾气了。
      正当我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的时候,师父从他袖子里拿出了他给我的第二样东西:还魂丹。
      听着真牛掰。
      还魂丹,可医死人,活白骨,江湖上到处是它的传说。
      很可惜,那是很久以前。
      还魂丹太厉害,能制出的人太少,于是几个制不出还魂丹的知名医者为保住自己的威严联合起来做了长达十多年的研究,最后得出结论:还魂丹就是糖豆,它一点用都没有。
      所以我师父拿出来一瓶贴着“还魂丹”的药瓶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啊,糖豆管饱。
      我不是傻子!不要以为给我个药瓶再在瓶上贴张纸写上还魂丹我就真以为那玩意是还魂丹!骗小孩那!再说是真的也没用啊!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是糖豆啊!还不如给我一瓶六味地黄丸呢!实在不行黄氏响声丸也可以啊!
      当然念在我对我师父最后的尊重,我没呛他,我只用我最怨念的眼神盯他。
      或许是我那张面瘫脸配上怨念的眼神杀伤力太大,我师父尴尬的挠挠头又掏出来一样东西:通关令牌。
     “乖徒弟,看,通关令牌啊,拿着它你可以随便玩。”
      看我师父一副慈师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好。
      果不其然,他下一句就开始提要求。
     “来,乖乖拿着,帮我跑几次腿。”
     “……”
     “你就帮我去拜访你的师姐和师兄吧,问问他们的近况。”
      看我一脸面瘫模样,师父笑了笑便抬起了他的脚。
     “乖徒弟,你是想要我踹你下山,还是你自己走下去?”
      面对这等为老不尊但武力极高的师父,我只能说:“我自己走。”
      于是在师父的目送下我下了山,等到我看不到他影的时候我掏出一个袋子,打开一看,嗯,银子管够。
      师父不靠谱,忘了给我银子,为了激励我的跑腿热情,我拿了三师兄偷藏的银子,反正是偷藏的,再说他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坑过我太多次了,这点银子完全不够当年我被他揍后去医馆看病的量。
      当我拿着这袋银子欢喜的下山后,我就迎来了人生中最让我肾疼的事。
      在山脚下,我迎面撞见一个身穿白衣拿着扇子的公子,长得甚是好看,让旁边的小姑娘红了脸眼睛却盯着不放。
      那白衣公子看到我,便挑起嘴角,笑着走来,说道:“五师弟,好久不见。”
      对,他就是刚被我拿了银子的三师兄。
      为了避免我的银子离我而去,我就特淡定的回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三师兄暧昧一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想你了。”
      呵,男人。你以为你会撩到劳资吗。
     “说实话。”
      看我冷着一张脸,三师兄知道没吓到我,便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说:“师父不放心你,叫我跟着照顾你。”
      言罢,又贴过来,笑嘻嘻的说:“户户不满意师兄来吗?明明以前咱们有那么美好的回忆。”
      呵,男人你成功让我更想揍你。美好的回忆,呵呵。户户,呵呵。滚你丫的。
      念在旁边这么多姑娘,我终是没有揍他,只是迈开腿先走了,三师兄看我不理他,便不自讨没趣,跟在我身后,离我三步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实话,我真被他看的起鸡皮疙瘩了。
      我三师兄,赵顾林,现任武林盟主,著名花花公子。中原的青楼几乎被他逛遍了,要是哪家青楼的花魁没吸引他去,那那家青楼就等着关门吧。
      我师兄长得好看,对美人的要求也极高,可是要求高并不意味着他不会随便撩人。只要是个人,被他遇见了,绝对会被撩,对,他就这么无耻。
      在山上的时候,三师兄明知道撩二师姐没好下场,但还是没抑制住本能,撩了。结果可想而知,二师姐给他下了药,三师兄感受痛经感受了三天,最后差点没给二师姐跪了。
      至于大师姐为啥没被撩的问题,我以前问过,得到的是三师兄怜悯的宛如看智障孩子的眼神,以及一句“我还不想死”。
      嗯,还有点危机意识。
      因为三师兄不敢撩大师姐和二师姐,也不能撩师父,于是我就担起了被他花式撩的担子,心累。
      除了每天被三师兄撩,我还得处处小心,保不齐三师兄会以为了帮我练武做借口然后揍我一顿。
       我师父以剑闻名,然而我大师姐以拳法闻名,我二师姐善于制药,我也是拳法,唯独我三师兄继承了我师父剑法精髓,练剑。
       于是每次比武,他都拿剑鞘打我,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二师姐虽说会制药,但她却是善于制稀奇古怪的药,平常的药她不屑于制。于是我只好去山下医馆,这么多年光红花油我就花了不少钱。这种情况下,我要是还能给我三师兄好脸色看那我岂不是傻子。
      我们俩关系之所以这么僵还得回顾一下过去。
      还记得我年少轻狂不懂事时,每次下山都异常开心,这种傻不愣登盼下山的日子终止于我三师兄心血来潮带我下山,然后很自然的把我带到了青楼。
      对!没错!这个混蛋居然把我一个孩子带去青楼!还点了花魁!还把我扔一边跟花魁卿卿我我去了!青楼的墙还不怎么隔音!隔壁的淫乱声音我全听见了!对面那个衣冠禽兽撩花魁的全过程我也见证了!
       至此我再也不盼着下山了,青楼里姑娘给我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她们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知道了三师兄所作所为的大师姐把他揍了一顿,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我跟三师兄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看不对眼,互相挑刺儿,这都是日常。
      现在我那师父居然叫三师兄来“照顾”我,怕不是师父的智障病又犯了。:)
————————————————————
最后还是祝陆柒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13)

  1. 少年七砍木桩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在这里要告诉各位的是,这位睡在我上铺的右铺的大兄弟,在我成人之际,真的为我献唱了一曲《无法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