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元白】消夏记

一到夏天就想写这样傻兮兮的消夏生活……
完全不甜(。)
————————————————————

这天午后元微之一踏进白乐天家门,便看见白乐天蔫蔫地瘫在一短背胡床里,见着自己只懒懒散散一抬手:“啊,是微之呀……坐,坐。”

元微之:“乐天你这是,病了吗?”

白乐天:“没有。只不过这天儿着实热得可以,不想动弹……”

元微之:“……”他噗地笑出了声,走过去伸手揉了把白乐天耷拉下来的头发。白乐天拂开他的手,笑道:“没大没小的。”

“那乐天热成这样可要怎么办才好呢。”元微之半真半假地抱怨,“今天想必是出不去了,原想跟乐天一起去郊外骑马溜两圈的……”

“你呀,”白乐天哭笑不得,“你是太阳晒不坏还是怎么样?算我偿你吧,今天宿在我这里,别出去了。”

元微之眼珠转了转,心下飞快思忖了一遭,笑:“那可不行。我忽然想起有一方可治乐天这热病,得出去一趟呢。去去就回。”

语毕也不管白乐天作何反应,他就径自向外走去。临出门前又想起什么似地折回来,顺手把自己的折扇往白乐天手里一塞,才放心出了门。

“这人,”白乐天一愣,继而唰一声展开折扇,边扇边笑,“净散德行。”


白乐天家住在城东,离着东市蛮近。元微之便直接找上了市中最大那家水果店的铺面。掌柜一看是他,笑着招呼道:“元公子,您来啦?”

“嗯。”元微之下马,“今儿早先来那一趟定的东西您可准备齐了?”

“齐了齐了。”掌柜忙不迭应道,“按您的吩咐,在后院井里头镇着呢。我现在取出来给您装盘?”

“直接给我就好,计划有变,他怕是不出来了。”元微之遗憾,“回去之后我自己慢慢弄吧。”

“哎,好嘞。”

抱着满满一小篮鲜果,元微之又顺路去取了一方冰块儿,这才快马加鞭回了白府——不为别的,他怕这凉劲儿散了呀!这都准备到这份儿上了,那谁还不承情、不肯听自己的出来转转呢,元微之低笑。

回到门口,老仆见着是他,给他打开门的同时把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元公子,我家白大人睡着啦。元微之进屋时偏头一看,白乐天兴许是等他等得百无聊赖了,兀自歪着头进入了小憩。自己那折扇叫他拿来遮着小半张脸,合上的双眼却露在外面。偶尔那眼睫颤动两下,就有划过扇面的唰唰声。

真是奇怪,元微之心想,外面蝉声那样噪,怎的屋里这点儿响动自己还听得一清二楚呢?

他于是轻悄悄走过去,有心学一把温柔体贴,随手找了一件轻薄布料的衣裳给白乐天盖上。这才取了一个圆碟来,鼓捣起他那些冰块和水果。

等白乐天一睁眼,便瞧见眼前几案上摆了一个精巧的小塔,各色水果堆叠而成。最上层是两颗荔枝,剥了一半的皮去,露出莹白的果肉来。再往下是一圈青绿青绿的梅子,个个圆润而小巧可爱。最下层别出心裁,错落有致地摆了几朵榴花。

而这些全部搭在碎冰制成的基底之上。清爽的凉意自下而上慢慢扩散,简直要沁出水珠来。白乐天一愣一愣地看着,忽然听到旁边某人调笑的声音传来:“困人天气呀乐天兄,你这觉还真长。可曾遇着周公、对弈一局否?”

“周公没遇上,他老人家身处云山缭绕,估摸着是不肯来分担这暑气了。”白乐天坦然,“不过我倒是觉出来,有人给我闷上一层布料,害我又出了一身汗呢。”

“……”元微之顾左右而言他,“那什么,乐天,来尝尝这鲜果如何?我刚从东市买来的。”

白乐天噗嗤一笑。“这就是你说的治我这热病的法子?”

“是呀,消夏良方。”元微之眨眨眼,“元氏出品,童叟无欺,”


白乐天取一粒梅子慢慢嚼着。元微之坐在对面笑眯眯看着他,忽而捡起几枚碎冰,任它化在掌心。白乐天瞥他一眼,嗔道:“热了就捡点儿水果吃,你这也不怕冰着手。”

“心静自然凉。”元微之道,却又拿起一小块儿碎冰。

“可是呀,一见着乐天,我心就不静了……唔。”

白乐天眼疾手快一颗梅子塞进他嘴里:“吃也堵不上你的嘴。”

元微之眼尖,刚刚好瞅见他略红的耳廓,于是含着梅子闷闷地发笑。

可他还没说完哪——

炎夏天里,这方寸冰碟与你,就是天地。


fin.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