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苦夜长(四)

前文:





四、

“总的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魏无羡挠了挠头,说,“我被人家给拒绝了。”

对面的沙发上,温宁坐得端端正正,一点儿不在意此刻已是夜里十一点。他默默打量了魏无羡好几圈,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

“魏哥,真想不到你也有被人拒绝的一天。”

魏无羡:“……”

得,更郁闷了。

温宁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咳嗽一声,说:“魏哥,要不你讲出来?讲出来说不定好受一点。”

“算了吧,小孩子家家的,听这些做什么?”魏无羡心累累地一挥手,“睡你的去吧。啊,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我就比您小几个月。”

“那也还是小孩子。小孩子嘛,好奇着呢。”魏无羡说,“好吧,你听了可别失望。他叫住了我,然后跟我说:‘你以后别来找我啦!’就这样,没了。”

他停下来,冲着他那一脸茫然的室友眨眨眼。“怎么,听完了睡前故事还不打算睡啊?那我可要去睡啦。”

温宁:“……”

“行了,我跟你逗乐呢!”魏无羡哭笑不得,“多新鲜啊,还什么我也有被人拒绝的一天。真的,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他俨然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道阻且长,懂不懂?叫别人纠缠这么长时间,任谁也得腻味一阵子。等过些日子——不超一个月,你魏哥我肯定又是一条好汉。”

温宁深刻地觉得,说的可真有道理哦。“那这段时间呢?”

“拜托,我也是有正经事的好吧。”魏无羡大大咧咧伸了个懒腰,“你怕是忘了你魏哥我本职是干什么的了。笔杆子在我手里一天,就得有它一天的用处才行。”

“你跟我说过的,你说人这一世总得有点坚守的。”温宁说,“魏哥,你坚守你的良心。”

魏无羡哈哈一笑:“好啊。那么你魏哥带着他的良心睡觉去啦!”将将走出门厅时又扭回头来,严肃道:“不对,什么我就只坚守我的良心了。我明明还坚守对美人儿的执着。”

“……行。”温宁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却悄悄放下心来,道,“我也去睡,晚安。”


阖上自己的屋门之后,魏无羡在书桌旁坐定,渐渐隐去了方才跟温宁说话时嬉笑的表情。他天生一张笑脸,鲜少有板下来的时候。然而此刻却是眉头锁住,牙关堪堪咬住钢笔帽儿,俨然一副思索入神的样子。

桌面上是五天前上市的《弘毅》,本月新刊,封面上就有他的笔名。这是魏无羡自回国来发表的第一篇杂文,在大洋彼岸英吉利文化三年的熏陶下攒成。他先就英美法制度对比大肆分析一通,语句严谨态度诚恳,学术报告的派头。而后笔锋一转,三两句深入浅出,直指台上的几位。

挑明了就一句话:你们口中的皿煮,屁也不是。同床异梦同室操戈,说白了,心底里的小心思还是惦念着那空了十几年的至上之位。

到了这点儿上,倒是他惯常的戏谑笔调了。

主编温情——温宁他姐,要不魏无羡当真还不敢投——看到他递上来的笔稿,铿锵有力地回了他四个字:“你找死啊!”

“这不是你们杂志的一贯风格吗?”魏无羡插着兜儿跟她嘻嘻哈哈,“你说我都告别这帮揣笔杆的老小子们三年了,不来点儿猛的,那还是我魏夷陵嘛,他们不得以为我作古了啊?”

温情瞪他一眼:“发出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魏无羡你给我记好了,我这杂志期期都得往上送,这次我可不帮你擦屁股,实在不行你就再给我滚回英吉利去。”

“行行行。”魏无羡嘴上答应得爽快,“哎等等,好姐姐,帮个忙,把作者名改了吧。”

“怂了?知道得我罩着你了?”温情拿起笔划去“魏夷陵”三字,而后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他,“这可不像你。”

魏无羡大笑。“帮我改成夷陵老祖。”他抽过一张纸,潇洒签下四个大字,“你倒是说说,我几时怕过他们?”

没怕过是一码事,但是没人理会他就是另一码事了。魏无羡原本是连最坏的情况都打算了的。当今顶头儿的搁过去那就是一个大兵哥,行事耿直惯了,虽说性格爽朗不是听不进话的人,可毕竟是泥人,三分土性子少不了的。魏无羡琢磨着要么顿悟要么暴怒,总归上边儿得有点儿反应才是。

可这眼瞅着五天过去了,就算再怎么咂摸,也该品出味儿来了吧?然而现实告诉他:没有。

没看到的可能性是不大的。照这样看,多半是给按下了。魏无羡还没有自负到以为留了三年洋自己就成了块儿香饽饽了,断不至于被上边这么宠着。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就当他们集体转性了嘛,魏无羡心道,关灯睡觉。


第二天魏无羡恢复了他惯常那种睡到日上三竿的作息。原本醒过一次的,可他一看怀表,还是决定重新躺回床上,暂时向沉重的眼皮妥协。只是他还没睡多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女声:“还睡着呢?也不看看几点了。温宁,把他给我拖起来。”

魏无羡:“……”

好嘛,他还没去找温情,人家先找过来了。

他忙不迭从床上爬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把自己收拾得板板正正的,赶在温宁敲门之前推门而出。他自以为潇洒地斜倚在门框上,道:“情姐,早啊。”

“是啊,早。”温情讥诮一笑,“才九点半,真是太早了。”

魏无羡略略举手,表示自己投降。“好嘛温情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他委委屈屈地明知故问,深知下一秒温情可能要指着鼻子骂他那篇文捅了大篓子,“说吧,今天来找我什么事?我上个月不是才交过稿子的么?”

“谁找你了?”温情瞥一眼他,“我找温宁的。”

“啊?哦……”这下轮到魏无羡懵了。

说找温宁还真就找温宁。魏无羡一直等到温情临走,也没见着她过来说点儿什么。于是他耐不住,自己自告奋勇说要送送她。一出了屋门,当即就把问题砸了出来。

他问:“温情姐,你实话告诉我,你这次保我费了多大的劲?”

“啊,什么?”温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又给我惹什么事啦?”

“就前几天那篇文章啊。”

“你不知道?”温情惊讶道,“哦,是啊,麻烦是不小。据说某部长扬言封了你的嘴——”

魏无羡立马无辜地张了张嘴:“好好的呢,没被缝针眼儿。”

“……”温情险些冲他翻个白眼,“是啊,也就第二天吧,不知怎么着那位先生就消了火了。那天我有个应酬,刚好看见他跟那个叫什么,蓝忘机的坐在一起。我可什么都没做,要问你就问你那个姘头去吧。”

魏无羡卡了个壳:“啊?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等等,可是我们现在理论上是什么关系也没有啊。”

温情简短地点评:“用完就扔,真渣。”

“……”魏无羡忽然就百口莫辩了起来。

“行吧行吧。”温情笑起来,“叫你一天到晚逗我弟弟玩儿,我不得找补回来一次吗?”她又补充道,“我估摸着这事可能真跟蓝忘机有点儿什么关系。不管怎么说,抽个空谢谢人家吧。”

“哎,好。”魏无羡答应下来。


所以他特意掐了个时间才站到蓝忘机门前。三五天过去了,该是时不时想起自己一下的时候了。魏无羡深深呼出一口气,端起彬彬有礼的架势,敲了敲门。

“蓝忘机先生,请问您在家吗?”

很快门口便传来脚步声,蓝忘机把门打开了一点儿。

魏无羡很明显感觉出来对方一愣,于是赶在蓝忘机开口之前飞快抢白:“不好意思打扰了,但是我今天奉《弘毅》主编温情小姐的命而来,能否进屋说话?”

蓝忘机看了他几眼,最后还是打开门:“进来吧。”

“谢谢您。”魏无羡轻轻点点头,趁对方看不见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手里的汗。

“请坐。”蓝忘机道,“这位温情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魏无羡毫不客气地占据了一张客厅里小沙发,笑容可掬。“哦,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她要我过来向您表示感谢。”

“谢谢您出手相助,使我免于被迫缄口。感谢您帮助我摆平那位……那位什么什么部长先生,虽然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做到的。”

魏无羡板着一张脸——尽管这表情一点儿不衬他。他将自己的语气尽量放得冷而重。“好啦,下面是私话。我可以问您两个问题吗?”

“第一,蓝忘机,你究竟是什么人。”

刻意顿了顿,用以欣赏蓝忘机脸上错愕的表情。还没完哪,魏无羡暗想,全然没注意自己下一句话一张嘴,那上扬的小语调就把他竭力压抑的好心情给暴露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你是不是喜欢我。”

“不用都答,你挑一个得了。”

蓝忘机那个懵啊。蓝忘机张了张嘴,又抿了抿唇。那眼神躲躲闪闪,分明挨个儿将屋里的摆设给打量了个遍,好容易才下定决心般地聚到魏无羡脸上。魏无羡原是耐心等着,可这会儿蓝忘机要开口了,他却突然出声打断。

“蓝湛,你可想好了再说。”魏无羡轻声说,“你该知道我想听哪个问题的。”

面皮上的冷静是一回事,可天知道他的心都快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蓝忘机于是彻彻底底地,放任自己的目光在魏无羡身上来回游走,最后停驻在那一双隐隐期待的眸子上。

蓝忘机说:“是。”



TBC.


怕被屏蔽所以有的地方写得蛮憋屈的……唉_(:з」∠)_






评论(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