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辛德瑞叽幻想曲

和 @肖乘月  @日长勿纵 的联动!

非常非常非常沙雕的灰姑娘paro_(:з」∠)_
大朋友小朋友们六一儿童节快乐!



“This love is difficult, but it's real. ”
——《Love Story》

一、

蓝忘机的妈妈生前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有多么想呢?大概就像怀孕时干掉了十瓶老干妈那样。

在不擅长吃辣的云深人眼里,这简直算是一个惊人的壮举。可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如愿生下一个女孩。事实上,蓝曦臣和蓝忘机,她的两个孩子,可是一个赛着一个优秀的大小伙子呢。

这不尽如人意,却也温馨和谐美满的生活在蓝忘机十岁的时候画上了句点。那年,妈妈因病去世,爸爸也随即病倒。自此,两个孩子被送到他们的叔父家寄养。

叔父蓝启仁家教森严,在整个云深都是出了名的。每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两个孩子就要起床,开启一天读书习字的生活。一等月亮攀上柳梢头儿,他们就必须上床休息。而蓝忘机因为年龄稍小,还要承担一部分家务事。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蓝曦臣二十岁、蓝忘机十六岁那年。

那一年仲夏夜之前,王城里传来消息,说要举行一场邀请全国少男少女参加的盛大舞会。这舞会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小王子魏无羡年方十六,正该是着手遴选王妃的好年纪。为此,全国各地少女们都卯足了劲儿。她们首先挥舞着信用卡和手袋冲进各大商场,所谓迪奥兰蔻阿玛尼,魅可Kiko纪梵希,大宝SOD蜜,通通在几天之内断了货。而后她们又冲上街头,争抢起男……舞伴。具体过程就不在此赘述了,反正你要知道,全国少年们的弹跳与奔跑能力自此齐刷刷跃上了一个新台阶。

所幸蓝家叔父早就给蓝曦臣找好了隔壁家的姑娘作为舞伴。而蓝忘机则因为年龄尚小,舞会当晚被留下来看家。

我们的这个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二、

蓝忘机:……

一刻钟以前,他目送叔父带着兄长出门。他们身上是云也似的礼服。十分钟以前,蓝忘机清扫完前厅,回到自己的卧室捧起书温习今天的功课。五分钟以前,他房间的地板上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位身着夸张粉红色纱裙、手拿仙女棒的……仙女?

而现在,五分钟过去了,他还在与这位地板上的仙女大眼瞪小眼。

“现在几点了?”仙女问道。

“七点过一刻。”蓝忘机回答。

“噢,那真是太好了!时间还来得及!”仙女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我的孩子,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你是……?”

“我是你的仙女教母啊。你刚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仙女气鼓鼓地从地板上爬起来,“算了,这些旧我们以后再叙吧。”

她双手合十,眼睛里闪着晶莹的光。“现在,好孩子,听话,脱掉你的衣服。”

“……什么?”蓝忘机当时就懵了。

自称是他教母的这位仙女长辈耐心解释道:“我是说,快脱掉你身上这一身黯淡无光、还沾了灰尘的衣服吧。你的妈妈和我一起为你选了一套能让你不输给任何人的礼服。穿上它,我带你去舞会。”

“妈妈……”冷不丁被这个几年不曾脱口而出的词刺激了神经,蓝忘机几乎有些迟疑,“你说,我妈妈?”

“是呀,放心吧!我跟你妈妈是许多年的好闺蜜哦。”仙女信誓旦旦,“啊,快,打开窗户。我听见小鸟的啾鸣啦!那是你妈妈的信使,它们为她捎来你的礼服。如果不是被琐事绊住了手脚,我想她肯定是要亲自来的啦。”

蓝忘机推开了窗。哦,是的。在夏夜裹挟着丝丝凉意的晚风里,随着暖而湿润的空气涌入室内的,那是什么?是鸟儿畅快欣悦的歌声。两只蓝色羽毛的小鸟一左一右,合力衔着一个布裹的包袱。它们忽上忽下,滑翔在夏夜晚风里面,迫不及待演示着圆舞曲的步点节律。临近了,就要到窗口了。蓝忘机盯着那个包袱,它仿佛是用最上乘的银线织就,在月亮的光辉下闪着明静的光。

然后这两只小鸟在距离窗户一米左右的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空中给蓝忘机来了个急停,与此同时一松口,它们衔着的包袱便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蓝忘机清楚地看到外层用作包裹的布料化作点点流萤消散在空气里,渐渐露出里面的礼服。然后……

然后,一条淡蓝色的、缀满了蕾丝与珍珠的蓬蓬裙就这样,劈头盖脸地朝他飞了过来。

仙女笑骂道:“两个就知道偷懒的小家伙!可瞧着我回去怎么告你们的状吧。”

蓝忘机:“……”

他沉默着,从脸上扒下那条小裙子,放在眼前细细端详。这裙子有丝一般柔顺的手感,裙摆外沿笼着一层薄纱,镶嵌其中的小珍珠颗颗圆润可爱,抹肩式的泡泡袖设计更是给穿上它的少女平添了几分娇俏。

蓝忘机艰难开口:“这是……给我的?”

“难道家里还有别人吗?”仙女笑眯眯地。

“可是叔父说我年龄不到,为什么不让兄长穿这个去参加舞会……”

“哦,曦臣呀。”仙女想了想,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你妈妈是这样说的:‘曦臣这孩子,个子长得太高啦。哪怕是最大码的裙子也穿不下呢。’”

蓝忘机一脸视死如归地把手里的裙子往自个儿身上一比,语气坚决:“我也穿不下。”

仙女恍然大悟:“啊呀!瞧我这记性!”

那被冷落了许久的仙女棒终于是派上了用场。当仙女举起仙女棒,合眼念起咒语时,蓝忘机才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奇幻产生了一点实感。而后一道白光自眼前扩展开,一点一点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像是母亲温柔的手拂过血脉,重塑骨肉。当白光褪去时,蓝忘机仍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急促的,轻盈的。

“怎么样,现在穿的进去了吧?”仙女笑道。

蓝忘机:“……啊?”

等一等!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声音变成这样了?不仅如此,蓝忘机还发现自己的视角莫名其妙矮了三十公分,头发不知何时垂到了身前。好吧,最重要的是……胸口变沉了。

……去他的实感!这更奇幻了好嘛!

“我、我现在……”蓝忘机颤抖着声音。

仙女赞许地点点头:“多么可爱的女孩子呀。”

蓝忘机:“我拒绝,请你把我变回去谢谢。”

“可是……这是你妈妈的遗愿呀,你忍心……你忍心拒绝这样一位望女——不是,望子成凤的母亲吗……”仙女泫然欲泣。

蓝忘机:“……”

“呜呜呜,这可是你妈妈的遗愿呀……”仙女佯哭,同时锲而不舍地在蓝忘机耳边重复着。

蓝忘机叹气:“好吧,我去换。”

“耶!”仙女小小欢呼了一下,“让我来给你打扮一下!保证好看!”

仙女为蓝忘机梳了一个小巧的丸子头,而后将仙女棒一划,凭空变出一顶小小的王冠,斜斜插入发中。又变出一双缠绕着长长缎带的水晶鞋,让蓝忘机穿上。

“好啦,宝贝儿。你一定一定会迷倒王子。”仙女说,“但是要记住,我的魔法有时间限制,十二点就会失效。必须要在午夜钟声响起之前回来。千万要记好了,不然全国人民都会把你当成变态的。”

“可是我九点就要睡觉,撑不到那么晚。”蓝忘机诚实地回答。

“噢,这个你不要担心,变身后你的血液循环会加快,多巴胺以及肾上腺素将维持在较高水准……总之就是不会困!尤其是在变回来的过程中,会极度兴奋,所以至少可以保证你十二点变回正常后才会睡觉。”

“现在出门吧,好孩子。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能请问一下您是妈妈的哪位朋友吗?”蓝忘机憋了半天,问。

“啊,这个啊,你叫我藏色好啦。”



三、

舞会大厅里,流光溢彩的灯闪耀着。王子魏无羡婉言谢绝了一切邀约,一个人悄悄溜到了城堡三楼的露台。在那里,他总是可以看到最好的夜景。

今晚的夜色格外深沉。远处,以往千家明灭的灯火于今日早早沉寂,只留下这座城堡兀自地金碧辉煌。不过这样也好,魏无羡想,天上的星子们总算不至于被人间烟火夺去了光辉。

微凉的夜风拂过他的脸颊,冲淡了他身上沾染的各种脂粉与昂贵香水气息,同时也送来自远处传来的、细小的轰鸣声。这时他方觉出这个夜晚的美好来,惬意地眯了眯眼睛。

再睁眼时,一个巨大的、青绿青绿的倭瓜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魏无羡:……错觉、都是错觉。


好吧,时间倒回二十分钟之前。

一身小裙子的娇小可爱的蓝忘机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倭瓜,无语,凝噎。

送她出门的仙女在倭瓜上摸索了半天,呼啦一下拉开一扇门一样的东西,笑眯眯道:“快进去吧。”

蓝忘机:“……”

仙女:“将就一下嘛,现在还不是南瓜上市的季节呀!我们小仙女们种菜也是符合基本法的!”

蓝忘机竭力让自己镇定一点,眼神却充满了匪夷所思:“可是它要怎么走?”

仙女:“人工智能懂不啦?现在都自动驾驶啦!谁还要用马拉着哦,简直又慢又颠。”

蓝忘机:“好、好……”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魏无羡王子在露台上看见一个大倭瓜一路风驰电掣,在靠近城堡门口时一个急刹,吨吨蹦了两下之后稳稳停在了舞会入口处。而后一身淡蓝裙装的少女自倭瓜中走出来,踉跄了两步。

魏无羡想了想,迅速抄近路跑到了门口。

“这位可爱的小姐,请问你还好吗?”

面色苍白的蓝忘机抬头看了魏无羡一眼。十六岁少年的笑容比一切烟火灯光都要耀眼,那双眼里是揉进了一把闪闪天星的。他向自己伸出了手,脸上是自然而然的关切神情。

“谢谢您,还好。”蓝忘机轻轻点点头。

“你的舞伴呢?说真的,抛下如你一般美丽的小姐独自前来可真是天大的罪过呀。”

“我没有舞伴。”蓝忘机犹豫了一下,答道。

他们边说话边向宴会正厅方向走去。穿过长而幽深的走廊,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少女脸上,魏无羡方看清了她的模样。

眼前的少女,她有着白皙的肌肤,像是经年未曾解冻的高山冰雪。她浅色的眸底因眼前过于华丽的场景轻颤出不安与犹豫。可那就像海,风可以在表面催生波浪,却触及不到深海。她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宁静而深邃。一双唇瓣不曾点绛,透出点儿苍白来,正是相衬于她整个人的娇弱。

一双水晶鞋反射着幽长走廊里每一丝细微的光。丝带在小腿上层层绕绕,勾勒出细而长的弧度。及膝的蓬蓬裙做工考究,在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小细节里展示着少女美好的身材。最后,最为点睛之笔的当属头上斜斜插着的发冠,亮银色,在灯光下流转着晶莹的光,给她整个人添了几分生气。

“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但是,请问,您愿意做我的舞伴吗?”在替对方推开宴会厅的大门之前,魏无羡浅浅一欠身,嘴角噙着笑意。

……有够轻浮。但仙女临离开时的话突然在蓝忘机脑海里浮现:“去玩嘛!要尽兴一点哦。你妈妈和我会一直注视着你的。”

于是蓝忘机点点头,说:“好。”

“真的呀。”魏无羡盈盈地笑,伸手拉起蓝忘机的手,牵着蓝忘机一起步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叫魏无羡,你呢?”

“……”蓝忘机懵了。

什么情况?眼前这位阳光般明亮温暖的少年,就是舞会的主角、传说中无数少女梦中情人的魏无羡王子?

这才是天大的罪过……要被全国少女追杀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魏无羡不甚在意地笑笑:“不愿意说吗?没有关系的哦,我们还有一个晚上的时候来相互了解。啊,恰好新的一支圆舞曲开始了,请?”

他们在舞池中旋转,从一开始的生硬到逐渐融合成一体,像他们生来就是那般默契无间。人们纷纷猜测那位突然出现的蓝裙少女是哪家的闺秀,她端庄、大方、举手投足间透露出良好的行为举止。但不管她是谁,魏无羡王子整场舞会都再也没有换过舞伴。


舞会将要结束之时,蓝忘机谨记着仙女的嘱托,准备离开。魏无羡送她到城堡人较少的另一处出口,说:“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我想是的。”蓝忘机说。

“可惜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魏无羡语气里流转着小小的遗憾,“你该知道,这场舞会是国王为了为我选妃而筹备的。事实上,我的心已经认定了你。可你甚至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

蓝忘机欲言又止。他想他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一夜的相处使得自己心里浅浅镌上了一个少年的影子。那少年爱笑爱闹而聪慧敏捷,与自己像认识了多年。

最后,犹豫了一会儿,她踮起脚尖,轻轻给了期待中的王子殿下一个拥抱。

十二点的钟声于此刻敲响。

完美的一天的收官。


四、

在继续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们首先来思考一个问题。

朋友们,一个男生,当他肾上腺激素狂飙,血液沸腾,精神高度兴奋之时,会发生什么?

蓝忘机不知道。他现在只觉得浑身发烫,一股莫名地力量在他身体里来回流窜。他知道,坏了,仙女的法术开始失效了。

魏无羡也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腰以下大腿以上的某个部分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

不仅如此,魏无羡还感觉对方突然开始长高变宽,伴随而来的还有布料被撑裂的声音。蓝忘机拼着一丝神智的清明,挣开了魏无羡的怀抱。

于此同时,最先撑不住的水晶鞋丝带发出“嘣”“嘣”“嘣”的响声,一起崩断,露出明显不属于女生的一双小腿。

在局面更加失控之前,蓝忘机扭身就跑。

魏无羡:“……啊?”

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忽然有什么闪着微光的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魏无羡低下头,看到一只水晶鞋正躺在台阶上,连同旁边散落的断掉的丝带一起。

真是的,穿着高跟鞋还跑这么快,不怕扭伤脚吗?他笑道,拾起那只水晶鞋,在心里暗下决心。

一定要找到这鞋子的主人。不管她究竟是谁。


一个月之后,蓝忘机家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王宫的侍卫彬彬有礼地冲家中三人一欠身:“王子殿下派我们来寻找舞会那天与他共舞的人。希望两位小先生可以配合我们一下。”

蓝启仁:“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且不说我家只有大点的这个孩子参加了舞会,他们还都是男孩——”

侍卫道:“王子殿下说,男女都要查。”

蓝启仁:“……胡闹!你们要做什么?”

侍卫拿出一只断了绑带的水晶鞋:“请两位小先生把鞋子脱一下,如果可以穿的进去,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

蓝启仁:……这是疯了吧?!

还没等他阻拦,一个少年的声音悠悠响起:“这位大叔,不要妨碍人家的工作嘛。是不是我要找的人不是只要一试就知道了吗?耽误不了您和家人多少功夫的。”

王子魏无羡出现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蓝忘机身子一僵,而后马上恢复了镇定。

没事的,自己现在与那天晚上的样子天差地别,他一定认不出来的……

一只目测36码的水晶鞋首先被摆在蓝曦臣面前。蓝曦臣想了想,一撩裤脚,露出一双目测42码的脚,苦笑道:“王子殿下,侍卫先生,你们觉得可能吗?”

魏无羡:“……下一位吧。”

那只鞋被放在蓝忘机面前。蓝忘机犹豫着,他内心此刻简直可以说是天人交战。最终,他还是掀起了裤脚。

侍卫看了一眼他的脚:“……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魏无羡:“且慢!”

他走近,仔细端详着蓝忘机的面容。“这位先生有点儿面熟呀……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吗?”

“我想没有,殿下。”蓝启仁替他回答。

“那可真不一定。”魏无羡脸上是恶作剧般的笑容,“能不能请你把你的裤子再往上卷一点儿?”

蓝忘机一愣。魏无羡干脆也不等他自己动手,蹲下来替他一卷——

露出一道道、丝带勒出的红痕来。

魏无羡笑意更深:“我猜到是你啦!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蓝忘机。”

魏无羡拉起蓝忘机的手,转身向所有人宣布:“这就是我在找的人。谢谢各位了。”


直到魏无羡与蓝忘机上了去王宫的马车,蓝启仁才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点。

“曦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蓝曦臣沉默不语。

蓝启仁更加焦躁:“不行,我们得去把忘机带回来。这中间肯定搞错了什么,我早就看出来这王子他不靠谱……”

“叔父,”蓝曦臣犹豫着开口,“忘机他……好像挺高兴的。”

“啥???”


五、

蓝忘机:“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女的?”

魏无羡:“这简单。你的发色和眸色,身材比例,沉默时和说话时的小习惯——太多了。”

“最关键的是,怎么可能有姑娘比我那里还大……”


好吧。总之自此,魏无羡与蓝忘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fin.


呜呜呜我这是在写什么沙雕文啊?????
七月景组合出道第一天(不是),请大家点击下方“七月景”tag查收另外两份儿童节礼物w





评论(34)

热度(213)

  1. 少年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