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你要去远行

【巫哲组】Always with you

随手摸的几个关于巫哲家CP过圣诞节的小段子

……本来内心设想是小段子结果全都一千字往上走是怎么回事!!

各位平安夜快乐呀(。・ω・。)ノ♡

————————————————————


1.《撒野》的场合

  这天顾飞刚一下班回家,便发现大姑娘顾淼正准备出门。按理说这个点儿出门倒也没什么不对劲儿,人家抱着滑板呢。但是吧,顾飞摸了摸下巴,今儿这姑娘居然穿的着蒋丞之前开玩笑给她买回来的毛呢小黑裙。

  这就非常之不对劲了。

  “干什么去?”顾飞拦着她,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二淼,你要出去干什么?”

  大姑娘顾淼特潇洒地扯了扯裙边儿:“小伍。”

  “小伍约你出去?”顾飞看了一眼手机,“这个时间约你,是出去吃饭吗?”

  “嗯。”顾淼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头一回,顾飞心想。他虽然不跟蒋丞似的老大不乐意这俩人接触,却也别扭了一下子。还没等他有什么表示呢,顾淼那边先不耐烦了,直接拿过他的手机点开了日历又扔回去。

  “圣诞节。”她又抬起下巴指着顾飞,“和丞哥过。”然后转身进楼道关家门一气呵成,一点儿也不拖沓。

  顾飞:“……”这还真是长本事了!

  好吧,冷静,顾飞同学。不就是逢年过节跟朋友出去吃个饭嘛,没什么大不了……等一下,逢年过节?

  顾飞把手机举到眼前头仔仔细细地看。日历上仨字“平安夜”红得像是要蹦出来。

  在他脑中,这仨字儿甚至已经蹦出来还变成了一个蒋丞,边漫不经心地笑边说:“忘了呀?没事儿,这种小节,我睡你一下不就算庆祝了吗?”

  完蛋,顾飞绝望地想。

  

  十二点差一刻,蒋丞跟家门口纠结了小五分钟。

  稳住,蒋丞选手,放宽心,你的男朋友顾飞一定也没记住今儿是什么日子。他不仅没记住今儿是什么日子,这会还应该已经睡过去了……吧。

  毕竟伟大的蒋丞选手自己也忙人多忘事,甚至还临时加了个班,一直到半夜才回家。要不是临走前同事一句“平安夜快乐”无意给他提了个醒,估计这会儿他也还懵着呢。

  蒋丞定了定神儿开门进屋。客厅暖黄的灯光亮着,顾飞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睡得还挺熟。

  果然睡过去了!不愧是蒋丞选手!世界上恐怕没有其他人比他更了解他的男朋友顾飞了!

  蒋丞正要弯腰叫醒顾飞让他回屋睡去,才看见茶几上摆着一盘切好的苹果。他扯下保鲜膜拿起一瓣,哟,这还隐约能看出来是个兔子的形状。

  切个水果就切呗,今儿这是犯什么抽玩这些花样?

  蒋丞拿着瓣儿苹果愣神的空,顾飞被他的动静惊醒,揉了把眼睛,抬头时发现蒋丞正捏着一片苹果,于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什么,平安夜快乐,丞哥。”

  完蛋了,大意了,轻敌了,这一局蒋丞选手算是栽了。

  蒋丞不自然地摸摸鼻子:“这都多少年了,咱俩都多少岁了,还来这一套啊兔飞飞。”

  蒋丞在尴尬,顾飞还不甚清醒的大脑灵光一现,似乎发现了一个华点。他伸手扣在蒋丞的手腕上。

  “是啊,丞哥,这种小节。我睡你一下当庆祝不就好了?”

  


2.《解药》的场合

  “程恪,”江予夺瘫在沙发上逗着喵,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程恪搭话,“我怎么听着外头这么热闹呢。”

  听见这话程恪条件反射似的心里头一紧,赶紧走到窗户跟前看了一眼。

  好像……确实挺热闹的?

  江予夺挠着喵的下巴接着说:“快圣诞节了吧。”

  “啊是,外边儿那家商店好像搞促销呢。”程恪说,“难怪闹腾。”

  “哎你这人,”江予夺终于坐直了身子,一脸不爽地看着程恪,“我都说这么明显了,你就没点儿圣诞礼物送我吗?”

  程恪看着他一脸震惊。“哎哟喂三哥,过圣诞节啊?你之前都这么着……跟陈庆互相送礼物吗?”

  “对啊。”江予夺点点头,“不光送礼物,我俩还得一块儿吃个晚饭,有那什么火鸡的那种,吃饭了还得搂一块儿过一晚呢。”

  程恪笑得更大声了。

  “真没劲。”江予夺啧了一声,换了话题,“少爷,你家肯定过这个节吧,是不是得弄棵大松树摆家里头,下面还得放一堆礼品盒?”

  程恪走过来接力似的撸了把喵:“怎么着,想要圣诞树啊?”

  江予夺点点头,表情无比认真:“你也不用送我别的,弄棵圣诞树回来吧。”

  “成。”程恪点点头,直接披上羽绒服出了门。动作顺畅到江予夺都愣在了原地。直到程恪走到楼下了,江予夺才趴在窗户边儿吼。

  “你疯了吗?那玩意儿你上哪儿弄去!”

  程恪没回头,冲他挥了挥手。

  “傻逼。”江予夺转身关了窗户。

  

  “所以你就弄个这玩意儿回来?”江予夺看着程恪拆开一个小塑料袋拿出两片树形的小纸片儿,匪夷所思地问,“糊弄谁呢,这街边小卖铺五毛钱买的吧。”

  程恪把俩纸片十字形插在一起,一脸怀念:“唉,这玩意儿都涨价了,现在都一块了。”

  江予夺:“……”

  程恪拆开袋子里给的一小袋水浇在固定好的纸片树上,随手胡撸了一把江予夺的脑袋:“等着吧,明天这玩意儿就长成圣诞树了。”

  “你没逗我呢?”江予夺趴在桌子上仰头盯着程恪。

  “嗯。”江予夺这会儿充满期待的眼神莫名让程恪觉得很受用。

  跟个小孩儿似的。

  

  第二天大清早的,程恪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江予夺翻身下了床。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五点半。

  真出息了啊江老三。

  程恪默默在心里给他掐着表。二十秒之后客厅里传来江予夺极为震惊的一声“卧槽”,五十秒之后江予夺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终于到了床前,一分钟内江予夺一把把程恪拉了起来。

  “卧槽!你那破纸片儿树!开花了!”江予夺手里端着那棵开了花的树,一脸震惊。

  “啊,嗯,开花了。”程恪打了个哈欠。

  “是不是你大半夜起来去换了?”江予夺瞪着程恪,想了想又摇摇头,“不对,那我肯定就感觉到了。”

  “人家这玩意儿就是这么玩儿的。”程恪说,“那小袋子里不知道是啥化学液体,浇上第二天就结晶了。”

  “真好看。”江予夺说。

  程恪揉了揉眼,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又要睡过去:“是啊,真好看。”

  江予夺静静地看着他:“程恪,这东西是哄小孩玩儿的吧,你一个大少爷怎么也玩这种玩意儿?”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自己这种问法不太高明,又补充道:“不是,我是想说……”

  “程怿不爱过这些洋节,嫌幼稚,我家就基本没过过这种节。”程恪懒洋洋地说。“可是我喜欢啊。正巧有年同学送了我一个这个,我觉得还挺有意思,没长大那几年就一年给自己买一个玩儿,权当过节了。”

  他没说的是,有一年正好被他爸爸撞见,对方一个嫌弃加无奈的眼神让他从那以后再没买过这种东西。

  也算是长大吧。

  江予夺垂着眼睛看着那棵“树”,没说话。程恪看得好笑,指了指床头柜:“搁那儿吧,上来再陪我睡会儿。这一通闹腾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

  江予夺难得听话地躺到了程恪身边。一会儿翻个身搂住程恪,小声说道:“那什么,明年我给你过。咱弄个大的回来,用真树的那种。”

  “别介三哥,”程恪听得一脸惊悚,“你弄个这玩意儿回来干嘛,撑屋顶吗?”

  江予夺抵着他的后背笑出了声。

  程恪于是也转过身来,手搭上江予夺的腰。

  “程恪,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睡吧。”程恪笑了笑。

  

  

3.《一个钢镚儿》的场合

  “介绍一下,今天要做的是小狗爱吃的甜甜的苹果派。”晏航说。

  初一举着手机点了点头:“小、小天哥哥、平安夜特、特别、菜谱。”

  晏航从冰箱里取出之前准备好的黄油面团,“黄油,细砂糖和低筋粉和好的面团,在冰箱里冻过半个小时左右。表面稍微有点硬了,小狗来捏一下试试?”

  -小天哥哥好宠啊!!

  -小狗爱吃的!!!甜甜的!!!

  -有点硬,小狗来捏一下试试hhhhhh

  初一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在面团上按下去一个小小的窝:“有点硬。”

  晏航笑了笑:“很好。那么接下来我们来做苹果馅。小狗把那边的苹果递给我。”

  -小天哥哥:不硬

  -怎么感觉小天哥哥变懒了哈哈哈哈哈

  初一假装看不见屏幕上飘过去的几句让他有点儿脸红的弹幕,把旁边的一个大红苹果递给了晏航。

  “苹果削皮切丁。”晏航接过苹果放在案板上,右手娴熟地转了一下水果刀。初一皱了皱眉,虽然知道晏航玩刀玩得顺溜,绝对伤不到自己,但他还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不爽。

  “别玩刀。”他出声。

  -哎呀小天哥哥吓着我们小狗了!快来让姐姐哄哄哈哈哈哈

  晏航也愣了一下,接着回过头来冲着初一——也就是镜头的方向一笑:“听到没?小狗担心我了,以后就再也不玩儿这种花活给你们看了。”

  -呜呜呜呜呜小天哥哥笑得也太好看了吧!!!

  -男孩子笑得这么好看不就是要你亲他!!!实名要求小狗亲上去qwqqqq

  -啊啊啊啊小天哥哥也太宠小狗了吧!!!

  -只有我一个人还想看小天哥哥的花活吗QAQ——

  “小姐姐们弹幕说什么了?”晏航随意地切着苹果,一边跟初一搭话。

  “她们说、说你笑得好、好看。”初一忽然一阵口干舌燥,觉得下一句话有点儿说不出口,“让、让我、呃。”

  “亲我吗?”晏航脸上笑意更深,“那可不行,小狗亲我可不能给你们看,他可害羞了,得私底下偷偷地亲才行。”

  初一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弹幕静了一秒,然后哄地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刚镜头抖了一下是我的错觉吗??!!!

  -哈哈哈哈哈小天哥哥也太坏了吧!!今天可吓坏了我们小狗了!!!!

  -求天狗快去结婚吧!!!九块钱我出了!!!!!

  初一深沉地觉得晏航今天大概是心情太好,一个人既飘又浪了。于是他选择性帮忙回答了一条弹幕。“不是天、天狗。是狗日。”他小小声地说。

  晏航挑了挑眉,没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狗学坏了啊

  -我不行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的cp为什么这么甜!!

  “把切好的苹果丁混着黄油、细砂糖和盐稍微炒一下。苹果丁一炒会渗出很多水分,所以我们用中火熬一会儿把水分熬干。”晏航盖上锅盖,又拿过玉米淀粉兑上一点儿水,“我们把兑好的玉米淀粉倒进锅里,稍微炒一炒就可以出锅,放凉等着用就行了。”

  晏航突如其来的正经着实闪了一下初一的眼。他歪了歪头看着晏航。

  真好看,真的像画儿一样。

  晏航轻咳一声:“正经一点。要是再分心,苹果派做不成,小狗不就没得吃了吗?”

  -嘤嘤嘤好宠啊老夫的少女心啊啊啊

  -小狗:不吃苹果派了,我吃小天哥哥吧!

  初一:……这群小姐姐真的是没得救了。

  他透过镜头看着晏航很快速地把解冻好的面团分成两块儿,一块儿大的擀成派皮的形状,另一块儿擀平后切成一条一条。然后按照派皮、苹果馅儿、面条儿的顺序小心翼翼地放好。

  “最后在表面刷一层蛋液,就可以进烤箱了。”晏航说,“小狗,关直播吧。”

  初一干净利落地退住直播,把手机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晏航刚刚好把派放进烤箱,弯腰调试着烤箱上的各种旋钮。初一舔了舔嘴唇,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了晏航。

  “馋了?”他听见晏航低声问,于是伏下去轻轻咬着晏航的耳垂。

  “嗯,先、先吃你。”


    fin.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