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my景@日长勿纵 生日快乐!|。・㉨・)っ♡
我流【非常扯淡的】星际伪科幻paro
送给景的大船,我们的Neverland
——————————————————

无数时间线
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五月天《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01.

“所以你现在不记得我了对吧?真的一点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是的,抱歉。”

“好吧,我是说,没有关系的。这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人们经历,然后忘却。两条相交的直线一旦过了交点就渐行渐远。宇宙间恒定不变的规律,我们该习惯的。”

“……”

“不过既然我们第二次相遇——这是天造地设的幸运,我想还是应该重新认识一下的。我叫魏无羡,一个穷流浪的,飘摇不定,跌宕起伏。从地球来,在太空走了挺漫长的路。”

“魏无羡……”

“怎么样,有没有一点儿耳熟?没有也没关系。你叫蓝湛,我知道的。我还记得你的名字。”



02.

“迷失元年一月十日,穿越过漩涡状星云之后,这里是未知星系第五悬臂的外沿。飞船状态良好。而在我前行航线三点钟方位,一颗超新星刚刚诞生。”

魏无羡转头与新生对视。它那么小,那么渺远。在小型爆炸中分崩离析又重新聚拢,最后悬停在广袤宇宙里一艘小型飞船的舷窗中央,像一粒微尘。

“我决定靠近那颗星。”

他自言自语,按下了暂停录制的按钮。


那是一段漫长的旅行。魏无羡逐渐接近那颗星,看着它由一望无际的海洋里升起片片陆地,闪电路过劈出深深的裂谷,日升月移间山川崛起,荒漠最终演化出茂密的森林。

接近时,他看到平原,一望无际的平原。是被开拓过的风景。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星球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演化出了具有智慧思维的生命,而对于我来说,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

是很平淡的语气,因为魏无羡咽下了一句只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哪怕不会有任何人嘲笑他异想天开时也不敢说出口的话。

那颗星越来越像他的母星了。那颗穿行着、却始终困于黑暗森林一隅的蓝绿色的星。

固然知道哪怕是这宇宙中也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他却也还希冀着能够在这儿得到一丝慰藉。因为这是失联的不知道第多少个日子,而他早已醒悟,删掉了飞船系统中地球的旧历,孤身一人开启了独属于自己的新纪元。

这是家,可于他而言再无家。


飞船划破大气引起剧烈的颠簸,魏无羡全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他降落在那片平原,然后与一个小孩子不期而遇。

是被飞船降落时穿过云层的轨迹吸引来的吧,魏无羡想,如眼前这位一般的小孩子们都是好奇的,他们衷于探索而毫无恶意。于是他短暂地抛下了教科书上那些严苛到不近人情的安全准则,尽管它们有如肌肉记忆,早已固化为本能反应。

魏无羡觉得,自己一定是发了疯。他蹲下来,揉了揉小孩儿的脑袋。“你好,我叫魏无羡。”

小孩儿没有说话,一双眸色浅淡的眼睛眨巴眨巴,打量着魏无羡,有点儿警惕。然后小孩儿伸出手,动作缓慢而意志坚定,把魏无羡的手从自己的头顶上拨了下去。

魏无羡:“……”

好嘛,你不让碰我难道就不碰了吗?魏无羡心里笑道。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一次把手搭了上去——不得不说,这蓬松柔软的手感还真是不赖。“不要上来就这么没礼貌嘛,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回答,老实说他本来也没期待得到回答。不过按照旧例,首先发现者拥有命名被发现物的权利,魏无羡琢磨着。他倒是有心应用一下这无端攫取命名权的强盗法则,只可惜实在是不知道今天星期几。

于是他转而打量起周围。这儿想是正处于暮春时节。阳光不甚灼热,却也足够强烈,给草叶染上白而透亮的光。远处高高低低的森林与灌丛里,鲜红的果实已经开始孕育。是盛夏的昭示。

“喂,好歹相逢一场,介意我给你取个名字吗?”魏无羡说,“你觉得小苹果怎么样?”

又摇摇头。“不行,不好!太随便了,要想个正式一点的才行。”

“蓝湛。”小孩儿小小声地说。

“什么?”

“我叫蓝湛。”

“你能听懂我说的语言?”魏无羡惊讶得有些语无伦次,“我是说,你刚刚是在告诉我你叫蓝湛吗?”

小孩点了点头。严肃地重复了一遍魏无羡的话。“我叫蓝湛。”

“蓝湛,蓝湛。好名字。”魏无羡道,“你自己起的?”

蓝湛想了想:“不是。”

魏无羡笑起来:“所以说你知道自己叫蓝湛,可是不知道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对吗?”其实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就成了天造地设的安排,不在乎更多一个了。

蓝湛咬了咬嘴唇,迟疑着,摇了摇头。“有人这么叫我,要我在这里等他。”他小声地说,“可我不知道他是谁。”

魏无羡哑然。

半晌,他说:“那个人会来的。”

然后他们别过。


“或许我是现世的小王子,一路探索过许多小行星,见千奇百怪的事。但不敢久留。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自己其实是在寻找什么。某种意义上,我和那个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魏无羡关闭了录制。然后他转头,看到了刚刚从爆炸中诞生的、另一颗超新星。

当他带着好奇再度接近时,他遇到了蓝湛,已经长成个少年模样的蓝湛。



03.

“蓝湛,你等到那个人了吗?”

“什么人?”

“你告诉过我的。你说你在等一个人,他给你留了话,让你在这里等他。”

“我不记得了。”

“你呀。如果可能的话,你能记住我吗?”

“我……不想忘掉。”

“那你就拿着这个吧,随身带着。让我看看你。”



04.

再次离开以前,魏无羡留了个心眼。他给了蓝湛一个可以放在口袋里的小型电子仪。

小小一方屏幕和摄像头,他们能看见彼此的脸,听见彼此的声音,哪怕隔着光年。

聊以慰藉。

魏无羡给蓝湛讲自己平生的经历。从漩涡星云的死里逃生说起,说那些瑰丽的星球,说星辰周而复始,沉默里爆发。

蓝湛说,讲讲地球吧。

魏无羡沉默。一会儿笑道,不记得了。


魏无羡首先确定了一件事,蓝湛所在的星球发展的速度较寻常星球快了不止一星半点。昨天还是十五六的少年,几日不留神,竟已经像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了。

而后他发现,蓝湛的行踪开始不定。先前两人几乎每天都有联络,可最近蓝湛却开始连着几天不出现。每次与他联络也都是匆匆几句话。问他,也只是摇头。

魏无羡不无心塞地想,可能是他等的人来了吧。

直到有一天,蓝湛早早地在通讯器里等着魏无羡。他说,你要跟我一起看一场日落吗?

魏无羡笑出声。好啊,小王子。他说。

他看着蓝湛站在荒原中央。这时魏无羡才惊觉蓝湛已经长得跟自己差不多大了。初见时那么小的一个小孩抽条儿抽得迅速,乍看上去已经高过了魏无羡。所幸脸没长残,甚至还蛮好看。魏无羡心道,也不知道他哪儿来那么多烦心事,脸拉的老长,白白辜负了好看的皮囊。

而后转念一想,再好看的皮囊,也只自己一个人能看到。他在替对方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有点儿小小的、自己也说不清的庆幸。

我看到就够了。魏无羡心里默念。

蓝湛对他这些小心思是浑然不觉的。魏无羡顺着他的视角看过去,发现那颗星球上,这一天的太阳格外明亮耀眼,也格外庞大。

“真美啊。”他由衷叹道。

“美让人万念俱灰。”蓝湛道。*

“什么?”

蓝湛不答。于是两个人陷入沉默。

一会儿,蓝湛开口:“当我长到某个岁数时,我似乎可以想起来一些特定的事。现在我都记起来了。”

“恭喜。”魏无羡条件反射地回答。

隔着两道电子屏的蓝湛深深看了魏无羡一眼,说:“可是你忘了。”

“我?我忘了什么?”

“很多。”蓝湛语气平静,“但是我不想你记起来。”

魏无羡开始有点儿恼。“那麻烦你一开始就不要告诉我。”他说,“但既然你已经说了,就没有权利剥夺我的知情权。”

“你一定在哪里记录过。”蓝湛想了想,“并且只会比我的记忆更全。”

“可是我要怎么知道?”

“不,不需要了。已经晚了。”蓝湛说。

“太阳落下来了。”

魏无羡这才注意到屏幕里那轮红日。它更大了,吞噬天地的大,而且正在迫近。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慌乱起来。“蓝湛,你听我说,这不是日落,你先找个地方躲一躲。我马上就回去接你。”

“不必。”蓝湛说,“这是我的使命。”

“但是还好你不像我记忆里的那样,在我身边。”

“再见,魏婴。”

白光铺天盖地,在屏幕里肆虐。

“蓝湛!”魏无羡哑着嗓子,一喊便破了音。


等等,魏婴是谁?是在叫我吗?在他的记忆里我为什么会在他身边?什么……是使命?

魏无羡混乱地想。

脑袋胀得发疼,却觉得其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强逼着自己坐下来,一件事一件事地回想。可是所有的记忆停止在漩涡星云的脱险。他像一个没有过往的人,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只徒然地以为自己把握住了现在。

电光火石之间,他猛地想起当初以为自己被地球抛弃之时,将所有与故地有关的东西收拾起来封存在储物舱角落废弃的收纳箱里。

他一步步接近那个箱子。

在最底层,他发现了一本陈旧的笔记。

翻开那本笔记之前,他转过头。超新星如约而至,正悬停在舷窗中央。

而飞船朝着那个方向推进,以一种愈发急切的架势。



05.

「蓝湛,你还能听见吗?」

「我找到了……我全都想起来了。」

「对不起,我……」


「系统警告:终端损毁,连接已中断。」



06.

公元2218年,地球像一只搁浅至濒死的鲸,每一下喘息都是苟延残喘,粗重可闻。

自诩为地球终极智慧的最高等生物们自觉有义务使地球文明延续下去。为此,他们投入了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科研脑力,经过旷日持久的大会、艰苦卓绝的研讨,制定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

方舟计划。好吧,也叫窃火计划。不过你且相信,他们没能达成一致的地方可不止名字。


计划分为两部分。一半的科学家要从十万光年外的宇宙空间里窃取足以承载一颗星球的一小块,将它二维化。这一小块空间此刻如一方丝巾那样柔软光滑。然后事情很简单,把丝巾卷起来,放进定型的长形圆筒,带回太阳系某个角落。并在其中合适的位置建设一个小型的半衰期核聚变反应堆作为太阳,用以提供热量与光照。进行这项工作的科学家们是普罗米修斯。

与此同时,另一半科学家们则要尽力培育一颗模拟地球。为此,他们开辟了世界上最广阔的沙漠作为试验场——它足有一整片亚欧大陆那样大。由于模拟地球很小,他们有时间静候它发育得稍微健全。然后切下山脉、扯来溪流,将代表地球文明的一切取其精华(当然也包括他们这些人中的一部分)放进去。最后把星球放入重新三维展开的、窃取回来的空间里。他们是现世的诺亚。

而装有小行星和反应堆的这部分空间不与外部宇宙空间相融。它将被放逐,在某处脱离偷来的空间,重新成为一方乐土,或者永远漂浮在黑暗宇宙,在独处的小天地苟且偷安。**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这计划有两个名字了吧?


计划的领导者分别是当代最杰出的青年科学家——蓝湛和魏婴。不过为了杜绝研发过程中的一切安全隐患,他们使用代号。忘机,和无羡。

忘却机心,无所慕羡。西方人的乌托邦永无乡,东方人的桃花源云深处。千百年来共同的追求一朝融汇在这里,在这颗承载了希望和重来愿景的星球里。多好啊。

总言之,在他们二位的引领之下,计划推进的还算顺利。到了最后测试的时候,一切物种皆挑选完放入小星球,只剩下人了。

谁都想去,谁也不想去。

倘活着回来,就是新生世界里的具有绝对权力和无上智慧、有能力掌控一切的王者。这固然足够诱惑,可毕竟是最初版本,显然反面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些。

最后蓝忘机说,星球是他主导培育出来的,他去吧。

前三十天什么事也没有。第三十一天,科学家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他们错估了这颗小星球发育的速度。

它太小了,甚至等不及真正的地球毁灭,就要先替母星的人们尝试一下这滋味。

还有多长时间?魏无羡问。

最多两个月。可是距离测试结束还有半年。

足够了。魏无羡沉默了整整一天之后,吐出了这三个字。然后登上了一艘小小的飞船。

来得及,我带他回来;来不及,我留在那里陪他。

他回头,在太阳将熄的光辉下笑得灿烂。

“我们是爱人。”


他追过茫茫星海,却在漩涡状星云里遇到风暴。猛烈的撞击使他几近失去意识。拼着最后一丝清明,他向着追赶的星球发出了最后一句留言。

“蓝湛,等着我。”


07.

“嘶,好疼……蓝湛?”

“你醒了。”

“是的。等等……你记得我?”

“我们之前似乎没有见过面。”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没有。不过我认识你,你叫蓝湛。我第一次找到你的时候你才那么一点儿大,现在已经差不多跟我一样了。像当年一样呢。”

“你是?”

“魏无羡。对了,魏婴也是我,等等,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没关系的,尽管说。”

“嗯……你来时撞到了山上,那个、已经摔坏了。”

“什么摔坏了?飞船吗?”

“嗯。”

“让它见鬼去吧。”



08.

讲一个故事。一个荒谬、却也玄妙的故事。

在宇宙深处有一颗孤独星球,于小小天地间方生方死、寂寞旋转。一遍遍,从新生狂喜的白光中来,又回到沉寂静默的白光中去。

而那颗星球上的两个人类,他们或许过得短暂,或许兜兜转转,不停轮回,或许再次降生时谁也不记得谁的名字,或许要用漫长纪年里数不清的年岁来想起。但,他们的手始终是牵在一起的。

自每一世的新生起。



09.

“我这半生飘摇不定,跌宕起伏,从地球,到了太空。见到过形形色色的人,触摸过半个宇宙的星,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绝望,承受过无边无际的孤独。好在最后,我遇到了你。”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会是在哪里?


fin.



* 语自加缪,我永远的男神。
“美会让人受不了。美让人万念俱灰,因为我们是多想要让这种刹那的永恒一直持续下去。”
** 文中计划参考《三体·黑暗森林》


景在《轻功》的评论区里和我说想看用我团这首歌写的文,我唬了她好久说我不要写这篇我要写《转眼》写《孙悟空》写《约翰蓝侬》……(你可闭嘴吧。)
但既然这首歌在我们认识第一天出现了,我想大概对于我们都算是意义重大的一首歌吧(*ノ∀ノ)
跟景认识颇有几分“缘妙不可言”的意思。而不过一个月出头,却给我一种认识了好久一般熟稔的感觉。超级喜欢我们景了!
然后呢,一起走吧w
最后要再说一次生日快乐!(。・ω・。)ノ♡

啊不对,最后要代表我跟我们景给搭嘎卖一卖我团的安利!
Everyday is Mayday♡







评论(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