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安雷】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419

@砍木桩的好少年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跪下来哭着求我给你写生贺了,我就勉为其难地搞了一篇出来!
在被屏蔽的边缘试探试探试探,屏蔽了算我输(。)
没错我是来说相声的√
——————————————————

01.
安迷修永远也无法预知。
若他推开眼前的这扇门,眼前将是怎样的一付至上好景。
他只是伸手,然后推开了它。


02.
让我们先把时间倒退回一小时以前。
脏兮兮的小酒吧,与廉价汽车旅馆相伴相生。它们是这城市的跗骨之蛆,固然肮脏难耐、盛满欲念和无聊鼓胀的灵魂,却是甩不开的。
安迷修没有闲的没事时跟酒吧消磨时光的习惯,但他知道有个人常来这里。
“那儿的阿芙洛狄忒非常好。”那人说,“可是,我乐意去哪儿关你屁事。”


03.
是啊,关我屁事呢?安迷修轻弹了弹玻璃杯细长的颈,想。
酒液溅到他的指尖,是深邃的蓝紫色,阿芙洛狄忒。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净它。
他不常喝酒。可名为“求不得”的郁结是最上乘的下酒菜。


04.
朦朦胧胧间,身旁有人靠近,笑得暧昧。
“是个生面孔。看上去还是个雏。宝贝儿,给他一个房间,让他好好放松一下,他会喜欢上这里的。”
“雷狮……”他听见自己喃喃地唤。
一声嗤笑。
备用房卡塞进他手里,酒馆后门在他身后关上。


05.
“等等,我刚刚给他的是哪个房间的卡?”
“好像是隔壁那间的。”
“……愿主保佑他。”



06.
好了,再回到现在。
酒精的作用尚且强劲,却也足够清醒到可以搞清眼前的情况。他,安迷修,被酒馆里某位“好心人”送了春宵一度。
是很高超的营销手段。他们企图以这种方式让自以为正义的骑士陷入沉沦的快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赢了。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想。
他刷卡,推开了门。


07.
昏黄的灯光,甜腻浓烈的劣质香氛。
古旧的电视机兀自讲着粗制滥造的笑话,唯一笑出来的是床头柜上立牌印着的、衣着暴露的姑娘。
雷狮只裹着浴巾,四仰八叉瘫在床上,惊讶地看着门口杵着的安迷修。
“安迷修?”


08.
安迷修:……
他那不甚清醒的大脑企图冲破束缚飞速转动。这样做本质上是没什么错的,但是醉者心海底针,你永远也不知道他的思路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
雷狮似乎比安迷修早一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嘴角一扬扯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
“酒馆老板把你弄上来的?皮肉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可真是不容易。”
“不过刚刚好合我心意。”雷狮笑着念了一句。


09.
安迷修捕捉到的关键词:酒馆老板,皮肉生意。
完了。
刚好坐实了他脑洞大开的思路。
雷狮……雷狮沉迷这里根本不是因为他妈劳什子的酒好喝,而是“工作”需要的吧?
想来雷狮还有他那个海盗团要养,日常活动经费哪里来?羚角号要不要维护了??卡米尔还未成年呢!!
登时安迷修俩眼眶全红了。太他妈不容易了……


10.
雷狮干笑:“不是,安迷修,我理解被人、尤其是被我撞破私底下做这种工作很尴尬,但大家都是男人,生理需求也都理解。你真的不用……”
他难得特别诚恳地补了一句:“不用难堪到哭出来的,真的。”


11.
可是,就算是再不容易,营生的手段那么多,怎么他雷狮就偏偏要选这一种?
自己兀自交出的真心,竟不及他人随手豪掷的金银,更能得到雷狮的青眼。
更何况那人现在笑倚在床头,歪着脑袋眯起狭长的紫色双眸,薄唇一开一合,吐露给他诸如“生理需求”、“不难堪”这样的词。
安迷修狠狠一摔房门,大步流星地走到雷狮面前,居高临下着。
而后他借着酒精蒸腾的大脑,想也不想在雷狮嘴上咬了一记,腥气瞬间攀上两人的唇舌。
“雷狮,你对人……能不能走点儿心?”


12.
雷狮想了想。
Excuse me?这种下半身思考场合你跟我谈走心??现在这个行业难道还好这一口的吗???
“走什么心啊,直接走肾吧。”最后,他漫不经心地说。


13.
好,那走肾。
盛怒之下的安迷修一点儿不含糊,直接上手扯开了雷狮身上唯一的遮挡物。动作胡乱得非常不得章法。
雷狮:……惨不忍睹。
“安迷修,你跟我说实话,你做这行是不是倒贴钱的?”


14.
安迷修:“我他妈倒贴人。”
雷狮:“……”


15.
平心而论,安迷修是一个做什么都非常认真的人,这一点连他的死对头雷狮也不得不承认。
太认真了……雷狮想。
安迷修好像喜欢从脖颈开始,一路游走到腹肌。总体来说走的都是撩火的路径。雷狮被他搞得心烦意乱,翻身起来就想把这人就地正法。
刚一起身,就整个被安迷修趁机借力掉了个个儿。雷狮莫名其妙地就发现自己趴床上了。
他心里腾地升起几分不太好的预感。
等等???这好像哪儿不对啊???


16.
“卧槽你大爷啊安迷修——轻点儿你他妈杀猪呢吗?!!”
默哀,允悲。


17.
很少有人见到安迷修失去分寸的样子,因为他失去分寸,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为喝醉,二为狂怒。
非常不幸,雷狮今天凑了个齐的。
每一次的进入都相当的实打实。
实打实地戳到雷狮体内某个奇妙的开关。
那个开关也许是储存着感官的房间门上的门铃,反正安迷修一碰到那里,雷狮就觉得头皮一炸,整个人要飞升一样。可安迷修这人丝毫不知何为缠绵缱绻,碰到了就要退出去。这出去的过程把雷狮拖到谷底。
一会儿,雷狮实在是忍不住了,趁着安迷修动作稍慢,在断断续续的喘息中开口。
“安迷修,我发现你挺适合做海盗的,真的。”


18.
“……?”
“你他妈上辈子游乐园开海盗船的吗?!”雷狮咬牙切齿。


19.
你活该,你咎由自取,你怪谁。安迷修想。
阿芙洛狄忒,美,与性。他早该想到的。
他们的鼻尖相触。
安迷修从未见过雷狮像现在这样。紫色眸子里盛满了水光,却就是不让它濡湿脸颊。眼眶通红还要瞪着自己,殊不知早已失了平时的冷意与震慑力。
那么一瞬间,安迷修忽然就想通了。


20.
……个屁咧!
雷狮绝望地想。
是不是上回佩利来打翻了一托盘的酒被老板记恨上了?或者上上回他们起哄非要让卡米尔喝掺了牛奶的热可乐吓跑了其他客人、老板决定终于要报复回来了?
要不然为什么老子就想好好休息休息醒醒酒,却给我弄进来个这呢?
越想越气。
妈的不忍了!
雷狮恶作剧般地收紧了后面。


21.
安迷修一激灵,直接就发泄出来了。
雷狮:……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了。


22.
雷狮有骂娘的心,却没有骂娘的力气。
他深吸一口气,不去管自己身后的惨不忍睹,却意外地看到安迷修一双水润润的眸子。


23.
“雷狮,我以后包养你好不好?别做这个了……”
雷狮叹了口气,看在安迷修这个快要哭出来的惨兮兮的份儿上,斟酌着、又嫌弃地开了口。
“就你?”
“我包养你还差不多。”


24.
他们在一起很多个日子之后,偶尔也不能免俗地回忆过往。
安迷修:“喂,当年我跟你在一起算不算挽救失足青年?说真的,那破地方环境那么差,亏你也甘心在那里做那种工作。”
雷狮一懵:“啊?做那种工作的不是你吗?”
沉默,沉默是今天的安雷。


25.
……
……
……
“安迷修(雷狮)你脑子里是不是有洞?!”



fin.



……不好意思脑子里有洞的其实是我!_(:з」∠)_

好啦最前面的第一句话是开玩笑的!
这个人两个月以前就疯狂暗示我,并伺机敲诈了我一辆八千字的车(。)
八千字哦……不可能的,这辈子都开不了那么长的车的!打两个对折还差不多
但我还是写得好无聊哦……

好吧,说点儿正经的。
算起来,陪我前前后后浪了好几个圈的,也就你啦(虽然我还是没有补fgo的打算_(:з」∠)_)

生日快乐(。・ω・。)ノ♡恭喜成年啦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