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元白】最忆是

整理资料翻出来的废稿……



“乐天,回神了。”李酌直扯了扯白乐天的衣袖,“想什么呢?”

“这花儿,开得挺好看的。”白乐天答。

李酌直一脸“你怕是在蒙我”的表情。

“真的,你别不信。”白乐天辩解道,又随手折下几支尚未开放的花枝,于指间把玩,“你看这欲露还掩,将放未放,不正是惹人遐思的时候吗?”

语毕时白乐天自己先愣了愣,仿佛有什么念想跟自己心尖儿上打了个转儿又飘散。但是李酌直不知道。李酌直只是笑道:“白大官人说什么便是吧。也就他元微之能跟上你的思路,我等凡人是参不透个中玄机了。”

哦,对了,微之,微之。

白乐天小小声地在心里跟着友人念了两遍这个名字,没由来地一阵欣喜。

这等好春色该是与他一同赏的。

可惜,可惜。

再回神时李酌直握着几枝长长短短的花枝。经冬枝条灰黑,断口处却隐隐透出新绿来。李酌直笑道:“行酒令,来不来?”

“当然。”白乐天点点头,却在李酌直收拾石桌时制止了他,“慢着。”

他取过一只小巧玉杯,亲手斟上白泠泠的酒液。然后顺手搁在自己身旁的空位上。

“元微之不到,该罚他一杯。”




梁州尚且带着点儿早春清寒。一路舟车劳顿过后,元微之半躺在驿馆的塌上,于半梦半醒间,听到远方一声长啸。

紧接着是钟声。一声一声,时间间隔卡得刚刚好,不疾不徐,非静心之人无以至此。可惜元微之心不静。这钟声不渡他,偏生叫他乘着到了慈恩寺。

那儿的花估计开得正当时候,该是赏景踏花时节了。

若是乐天他们在的话,定要抱上坛佳酿——去年是杏花酿,今年是桃花?梨花?梅子酒罢!

元微之酒力不济,向来是取一杯在一旁慢慢啜着,顺便看乐天酌直知退他们吆五喝六地玩闹,一坛酒很快便见了底——一坛怎么能够?那石桌底下分明还摆着好几坛子哪!元微之暗笑。

他们这些人,这些畅快肆意的年月里,哪一回不是兴尽方归?若是不归,眠于草木中也是好的。但那点儿酒兴是关键,得有那么点儿风雅由头在,才好这样放肆。

元微之于是忽然想喝酒了。

屋中的桌上摆着一小壶,是方才驿丞送来的。野泉酿的酒,驿丞说,口感想必比不上大人常喝的细,但胜在清冽回甘。

元微之举起那一小壶酒。

“只此一杯。”他想。


fin.




同李十一醉忆元九 白居易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梁州梦 元稹
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
亭吏呼人排去马,所惊身在古梁州。







评论(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