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苦夜长(三)

睡了一觉生产力水平突然提高?本来以为写不完的……

上一章

三、

魏无羡先是叫蓝忘机这一关门弄得懵了一下,随即一琢磨,小心翼翼地垫着脚尖儿往门口处凑了一凑。这下可好,他直接克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打蓝忘机合上门到现在,里面是半丝响动也没有传出来过。

或者换句话说,他俩现在顶多也就一扇门的距离。魏无羡想了想,若是换作他自己,倘是被与自己无关的人这么胡搅蛮缠一通,肯定翻翻白眼,该干嘛干嘛去了,决计没有还要站在门口反应半天的道理。所以应该只有一种可能。

大概读过点儿诗书的好处全都跟这儿体现出来了,反正电光火石之间,像什么“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之类的句子已经自然而然地在魏无羡脑海中浮现,甚至打着旋儿游了好几个来回。

唉,看来太主动也不是个好事儿,这不就把人吓着了吗?魏无羡痛心疾首地摇摇头,继而忍不住想象起门另一边的蓝忘机背对着自己、面色通红、不知要怎么回应的样子……可真是可爱死了。

然后他就果断忍不住了,直接捂着肚子悄无声息地笑到了地上。

笑够了还要爬起来,借着窄窄门缝透出的一点儿晕着暖意的光装作正经地说,不好意思蓝先生,唐突了,但是真的希望您可以认真考虑一下本人。

回应他的是那头蓝忘机似是被吓了一下的轻咳,和浅浅一声“嗯”。

魏无羡于是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固然是有些遗憾,可蓝忘机最后应这一声也着实令他意外。这点儿复杂的小情绪曲曲折折回回绕绕,最后原本那一点儿苦涩也弃置不顾了,只剩下小小的甜蜜,沾染上隐秘的心思,制造出半分飘飘然的快乐。

他低着头,双手揣兜,傻笑着盯自己的鞋尖儿,全然没有注意自己将将撞到另一人身上。好在那人反应还算是灵敏,虚虚一伸手扶住了魏无羡,继而笑道:“魏先生,走路当心。”

“啊,抱歉抱歉,不是有意冲撞的。”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连连后退几步,略带歉意地摆一摆手,顺带打量了几眼来人。

这人一身浅色的标准西装三件套,熨熨贴贴勾勒出高而匀称的身量。纵然日光加持,你却也不觉得他灼眼,而是温润得很,暖玉生烟。

可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的脸。在此之前魏无羡一直觉得蓝忘机大概算是天底下一等一好看的人物了。可眼前这位,此刻微微笑着,眉眼弯弯地蓄了几缕春风一池春水。眼尾是狭长而略略上挑的形状,无端地给人熟稔之感。如果不是他显然年长了些,魏无羡简直要怀疑这是自己记忆里的谁了。

谁呢?哦对,想起来了。蓝忘机好像也是这个样子的。

等……等等??

这人怎么……怎么长得跟蓝忘机这么像啊?

八成是思人心切,看谁都似那人的脸。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怪了,之前从来也不知道自己有这毛病啊。

却听那人笑道:“在下蓝涣。舍弟从小不爱与人打交道,想来魏先生最近在他这儿碰了不少钉子吧。我代他给您道歉了。”

魏无羡尴尬地挠了挠头,没好意思跟人说是自个儿一直纠缠人家弟弟。这十数天虽不是与蓝忘机时时刻刻在一起,却也从未见过他大哥一面。料想今日突然来访,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了。于是魏无羡按捺下在附近晃荡一会儿的心思,打过招呼后便告辞离开,给他二人留出空间来。


蓝曦臣目送魏无羡走远,转身抬手叩了两下门,像是某种暗号般地缓慢而有耐心。蓝忘机开门,唤他“兄长”。

“嗯。”蓝曦臣应着,“方才我看见魏先生在门外,有什么事情吗?”

蓝忘机沉默。

蓝曦臣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忘机,我现在不是以你兄长的身份在打探你跟魏先生的关系。”他慢慢地说,“我是你的上级。而这是你的任务。”

“抱歉,我明白了。”蓝忘机低声说。

“他刚才……向我告白,说要追我。”

然后他就看见蓝曦臣忍了再忍,终于憋不住“噗”地破了功。“进展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快呢。那么你是什么意思?”

蓝忘机斟酌了一下,回答道:“听聂将军和兄长的安排。”

“大将军和我自然有安排。”蓝曦臣笑吟吟地,“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我觉得大概我还是了解你的,估计可以猜中。”

蓝忘机:“我不想同意。”

蓝曦臣:“……”

蓝曦臣单手扶额叹了口气。

“还真是说嘴打嘴。”

“兄长,您之前教过我的,跟任务对象不好太过接近。”蓝忘机微微低着头。

“是啊,我的确这样说过。”蓝曦臣道,“但现在不得不多考量那么一下。若是没有几个月前那个写文章捧红了你的记者,怎样都是好的……”

蓝忘机不由得想起几月前一次探听消息的任务。那洋鬼子身边跟着一个小年轻,看着比蓝忘机还小几岁。为了接近目标,蓝忘机跟他搭了两句话。没成想小孩儿回去就写了篇报道,说某某戏园子的新晋旦角儿如此这般云云,直接把蓝忘机捧红了半边天。

这就直接导致了蓝忘机小两个月什么暗面儿上的任务也接不得。除了小记者本人和一众满足了审美的群众,没人高兴的起来。

蓝忘机道:“那么将军希望我……”

蓝曦臣点点头:“嗯。你可能没有看这个叫魏无羡的年轻人前几日新刊的文章。”他意味深长地继续说,“言辞锐利,思想先进。如果是像这样私下里说体己话的场合,我会说我挺欣赏他。但是恐怕将军就不这么想了。”

蓝忘机疑惑:“与此事何干?”

蓝曦臣道:“当初让你监视魏先生,主要原因是探听他的动向。学生们容易热血上头,一点儿风吹草动便成野火。或许将军希望你能对他造成一些实质性的牵制?”

蓝忘机皱着眉不语。

蓝曦臣起身欲走。“我得承认,这指令来得离奇。既然你不愿意,那就按你的意思来,我去帮你说上几句。”

带上门之前,蓝忘机听见他轻轻地叹。

“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聂将军的意思了。”


蓝忘机想,自己何尝不是呢?

所以当他看见魏无羡在人间灯火中闪闪的眸子,听见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时起,就下定决心,永远也不要他探进这趟浑水。

某种意义上说,兄长猜对了,可是他不敢说。


当天晚上演出结束,当蓝忘机看到路灯下那个不计前嫌依旧在等他一起回去的身影时,他只是走上前,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您以后,不要再来了”。

他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TBC.



我觉得需要重申一下:这篇绝对是he!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