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苦夜长(二)

前文:

二、

一般来讲,“晚安”既是一天的终结,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新生的预兆。它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昭示着几个小时后随日头升起而降临的一句早安。魏无羡如是对自己说,并且深信蓝忘机大概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

于是他刻意绕了个远,双手插兜,溜溜达达地路过昨晚那幢小洋楼。清晨的空气微微湿润,冲淡了彻夜积攒下来的酒精与脂粉味儿。对面卖早点的铺子已经开张有一会儿了,大个儿的包子皮儿透亮,开笼时腾腾的热气裹挟着鲜香直朝人脸上扑来,角度刁钻地勾着味蕾;清粥气味清淡,却也绝不偷工减料,莹玉似的米粒儿混在煮得泛白的汤水里浮浮沉沉,间或掺杂着几颗金黄的玉米,或许还有百合瓣儿吧,不然解释不通那无需加糖也萦绕舌尖的丝丝甜意。

魏无羡浅呷一口,觉得这着实是至味。

不过,他暗笑着腹诽,大抵这世间的爱屋及乌便是如此吧——就是他家附近的早点,也要比自家门口卖的好吃个几倍。


卖早点的人家在临街处置了几张桌椅,而魏无羡又拣了一张最远处的坐下。街边摊点的位置普遍低矮,他偏又生得个儿高,一双长腿委委屈屈、怎么搁怎么不舒服,只好半拢在桌子下面。这幅样子倒是惹得不少赶早上学的女学生注目。胆小一点儿的红着脸自他身边走过,悄悄丢个眼神便兀自羞恼。而胆大的则与几个女伴嬉闹着,光明正大地瞧瞧他,顺口还要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魏无羡有一口没一口地解决一个包子,一边冲姑娘们飞个媚眼儿,同时还不忘留出一根神经来关注着街那边儿蓝忘机家的动静。

没一会儿,他就听见有乐声丝缕般地飘过街。老式录音匣子的响动,低低哑哑的,还带点儿电流音。这声音混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流淌于往来不绝的吆喝声中,最终却半点儿不漏地汇进魏无羡的耳朵里。魏无羡一乐,麻利起身结了账,小雀跃着去了对街。

他也不急着敲正门,而是溜圈儿一样围着房子绕了一会儿,确定了乐声传出的那间屋子。统共二层的一栋小楼,楼上一角处有一方露天的小阳台,用作隔断的门微微漏了条缝隙。魏无羡便在阳台正下方站定,微微一定神,轻咳一下清清嗓子,大喊。

“蓝湛——早安!”

屋里正预备着练嗓儿的蓝忘机:“……”

魏无羡眼瞧着那门缝儿被人从里面打开,蓝忘机一身月白长衫自里面走出来。如瀑般的长发只在发尾偏上三寸处,用白色的发带浅浅束了一道,余则散散披在肩头。他站在木质的栏杆后面,眼神飞速在四周掠过一圈,而后对楼下笑得灿烂的魏无羡道。

“早安。”

“哟蓝公子,这是羞了?”魏无羡有意逗一逗他,“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偶然路过,顺路过来看看你。”

“……没有。”

魏无羡大笑。“好好好,你说没有便没有吧。对了,你家对面的早点不错。下回你约个点儿,咱俩一道去。”

他随意一抬手看了眼手表,又惊讶道:“呀,都这个点儿了。不好意思我约了人必须得走了,回见啊蓝湛!”

蓝忘机目送魏无羡哼着曲儿走远,回屋前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生意正兴的摊点,而后默默关上门。

自己好像……还从未去那儿买过早饭吧。


一家茶室里。

“看上了?”罗青羊一脸促狭。

“可不是嘛。”魏无羡随着她笑了笑,“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罗青羊端起手边茶盏,笑道:“你,魏无羡,这地界上响当当的学生领袖级人物,出去喝了几年洋墨水儿,刚一回国还没作什么妖呢,先被人夺了心魂去。这还真新鲜。”

“小丫头片子懂什么。”魏无羡嘁了一声,“这红鸾星什么时候动岂是你我这等凡人参得透的?我这好不容易动一回,可不打算错过这机会。就是过来知会你一声,别给我搅和黄了啊。”

“来真的啊。”罗青羊惊讶,“那人怎么样?快给我说说。”

魏无羡笑。

不怪这姑娘过分关心。毕竟关于魏无羡性向这点儿秘密,也就他俩知道。想当年人皆以为是魏无羡缠着罗青羊,实则是这罗家姑娘先芳心暗许,可一张张娟秀字条递出去却宛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当年的小姑娘实在憋不住,逮了个空当把人堵在散了学之后空无一人的课室。支支吾吾地问完,抬头就看见那混账更加支支吾吾的脸。

“啊……其实吧,我喜欢男人的。”

晴天霹雳。

所幸罗青羊脑筋活络,也就缓了一会儿便坦然接受。不仅没跟人计较,反而发乎情止乎礼,跟魏无羡关系愈发亲近。而魏无羡跟人这儿坦白过,自觉有几分对不起人家一片心意,又因卸下了包袱不必顾头顾脚地担心说错话,也就乐得向她说点儿什么。

“他吧……怀桑那小子之前跟我吹了半天,怎么怎么好看,多少人捧着。可是吧,我总觉得他其实还挺招人疼的。”

“老是孤孤零零的,跟你,跟我都不一样。太孤僻。但叫人看了就想逗逗他。”

“不过好看那是真好看。哎绵绵你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了,可他那扮相,比你还漂亮几分——不对,都不能叫漂亮,人那是有股仙气儿。”

“行了行了。”罗青羊一脸的不忍直视,“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了。我估摸着再说下去你能给人夸出一脑袋花儿来。那他对你什么态度?”

魏无羡高深莫测地一扬嘴角。“这个嘛……”

“反正我觉得,有戏。”


于是乎这天晚上蓝忘机演出完从戏园子出来时,就在与前一天几乎相同的位置看到了相同的人。魏无羡笑嘻嘻地迎上来:“走吧,蓝公子?”

“你怎么在这?”

“咳,顺路,顺路。”

而第二天早上。

“蓝湛——早安!”

“你怎么……”

“啊顺路,顺路。对了,这个给你,对面儿新做的包子,我买多了实在吃不下了。走了啊回见!”

于是蓝忘机便信了……他的邪。整整一个周,从早晨的顺路路过家门的早安,到晚上顺路与他一起走一段的晚安,这魏无羡是一天也没有间断,浑然不觉蓝忘机一天天的隐忍。第八天,蓝忘机实在是忍不住了,大早上便早早地等在家门口,见着魏无羡便直接单刀直入地问:“魏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魏无羡一脸无辜,“我还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呢。”

“我这是,在追你呀。”

静默了两秒之后,蓝忘机砰地关上了门。


TBC.





评论(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