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也青】文人相轻

@砍木桩的好少年 还债!
☆半个小时速撸产物,也青双诗人设定
☆白嫖这么久第一次交党费,请多指教啦……
————————————————————

王也刚到惯常呆的茶楼,便听着一边儿桌上的茶客大声地交谈。

“城西边儿大才子诸葛青的新诗集付刊了,知道不知道?”

“可不是嘛。临街那书坊打今儿开始卖,我正准备去瞧瞧哪。”

王也暗自里忖度,这诸葛青可是出了名儿的百八十年不肯动一动那搁他案头上的笔,怎么突然这么勤快,连集子都编出来了?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有眼尖的便认出了他,笑道:“哟老王,来啦?”

“嗯。”他懒洋洋地摆摆手,权当是打过招呼。

“哎老王,你也是个写诗的好手儿。怎么着,一会儿一块儿去书坊瞧瞧诸葛青的新集子?”方才那兴致勃勃的小书生问道。

立马他就被旁边人拉了一下。“你这不长眼力见儿的,不知道咱老王跟那诸葛青是冤家吗,他要跟你去那才见了鬼呢。”

“不了,我怕酸。”王也果然直言。

便有人噗地笑出声。是了,诸葛青写得最顺手的便是风月句,一段愁肠能叫他扭个十八转,细细密密地浅吟低诉。这等诗句最是容易惹得闺中怀春少女们无端生出闲愁来。而王也自诩堂堂正正的纯爷们儿,想必自然是对这种诗不感冒了。

礼尚往来,诸葛青显然对王也清淡如水的诗风不以为意,评价不高——“王也其人其诗,如清泉石上,过而无声。”

然后诸葛青还老是怕人听不懂似的加一句:“就是让人记不住嘛。”

得,活脱脱就是一对儿文人相轻的典例。

于是众人便继续说说笑笑。小书生已是径自去了书坊取了书回来,捧着读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还边读边向众人介绍。

“哎,这集子上边儿录了统共十首诗,写景居多,好像……是按一天时辰的顺序排下来的?”

王也心里腾地升起了几分不那么好的预感。

“早上与友人赏花,午后与友人游园观池鱼,晚上与友人赏月浅酌……得得,这就是诸葛青跟朋友出去一天的游记嘛。”

众人纷纷嗟这诸葛青风雅而重情义,与友人相聚一天,写的诗便能集成一本集子。想必是相交甚密者才有这个殊荣了。

王也借着茶杯的掩饰撇了两下嘴角。记忆里模模糊糊的,是那人花下折枝的身影,还要嬉笑着把花儿戴在发间;是那人撑一柄纸伞迎着日头立在池边,池中红鲤游弋着,跃起时溅出的水珠儿弄湿了他衣衫下摆;还有那人取两只白玉杯,清酒白泠泠映着月光,也映着他笑意清浅。

这诸葛青啊……

“啊!”那边像是发现了什么稀罕事儿一样惊叫起来“这、这写着——”

赠与王也。王也在心里替他们接下话来。

这诸葛青啊,还真是不嫌臊得慌。他叹道。


fin.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