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元白】来一坛上好的元醋之

☆看完百家讲坛之后突然开了个微小的脑洞……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

元微之翻到这句诗时一愣,继而失笑,清清嗓子,唤起一旁半倚在沙发里闲翻书页的白乐天。

“乐天,这儿有句你的诗我不太懂。”元微之道,“过来帮我解释一下,嗯?”

彼时白乐天懒懒地躺在午后的阳光里,暖阳已酝酿出三分睡意。闻言他直起身子,不甚清醒地嘀咕道:“人皆言我的诗老妪能解,怎的还有你元微之读不懂的句子?”

元微之:……看在你没睡醒的份上,我就假装听不懂你说我不如老妇。

白乐天眯了眯眼,赶在自己话音落定的前一秒看清了元微之举起的书上被铅笔细线标出的句子,和书页后那一双好整以暇似笑非笑的眼睛。他打着哈欠反应了整整两秒,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一样,腾地一下清醒了。

“咳……那个,微之啊——”

“嗯?”元微之看了白乐天一眼,等着听他接着怎么说。

白乐天挠了挠脑袋,决定迂回一下:“我五六岁就开始学习写诗了,九岁时便已知音韵懂平仄。”

“我知道啊。”

“然后我十五岁就开始备考,白天写赋晚上练字,中间休息就写诗。如此这般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年。”

“……你想说什么?”

“所以吧……微之你偷师格律什么的真的很正常啦,不用在意的。”白乐天挠了挠头,安抚性地拍了拍元微之的手。

“啊?”元微之难得一愣,继而笑得开心,“那当然,毕竟是乐天的诗,自然是最好的。不过啊,我刚刚想问的可不是这个。”

“那你想问什么?”白乐天一脸茫然。

“‘苦教短李伏歌行’,这是什么意思,嗯乐天?”元微之挑了挑长眉。

白乐天反应了整整五秒,忽然一拍大腿:“元微之你不是因为这个吃醋了吧!就因为我把你和李公垂搁一块儿写?”

“还叫的那么亲。”元微之声音闷闷的,“吃醋了,要乐天哄哄才能好。”

白乐天噗地笑出了声,伸手揽过元微之的肩头。

“这不把你放在他前边儿了嘛,老元。”


fin.







评论(1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