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微追凌】一坛天子笑引发的风波

☆段子体,这次大概是评书而不是相声hhhhh
☆段子体啊,怎么可能会虐呢?(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1.
若你行至姑苏彩衣镇,必能于街头巷尾听闻那一家小小的酒坊。掌柜的常年一袭白衣不染俗世纤尘,恍若天上谪仙人,偏偏一手酿酒的手艺好得没了边儿。他家的天子笑自启封到入喉,馥郁酒香就不曾断绝,一坛入腹也没有灼烧感,只觉温温热热,暖到心尖。
蓝忘机就是这个会酿酒的人。


2.
然而世人只道他酿酒手艺出神入化,却不晓得他原是个不饮酒的一杯倒。
这就非常的尴尬了。


3.
又是一个新酒酿成的日子。
蓝忘机自小院树下挖出一坛,轻轻除去顶部的红封泥,动作认真而一丝不苟。
但这次,没有预想之中的酒香。


4.
……怎么回事?
然后蓝忘机就眼睁睁地看着天子笑的坛口宛如变幻术一般地露出来一个脑袋,头发散乱一身酒气,唯有一双眸子亮得出奇。
“我本是埋在地下的一坛天子笑精,吸收日月天地之灵气,得悟一方水土之精髓……诶下一句是啥来着?”


5.
现在把封泥按回去还来得及吗?蓝忘机冷静地想。


6.
酒妖顿了顿,又顿了顿,继而泄气道:“这破玩意儿为什么这么难背,指引那老儿还说出场的时候一定要完整地说下来,我就不信有几只妖能背过。”
蓝忘机:“……”
蓝忘机:“既然是定下来的规矩,那你便慢慢……”


7.
蓝忘机“想”字还未说出口,只见酒妖手一挥。
“不背了!”
……还真是随便哦。蓝忘机面无表情。


8.
酒妖趴在酒坛边上,饶有兴致地打量蓝忘机,轻笑着开口:“我叫魏婴,字无羡,如你所见,是个小小的酒妖。说起来,是你酿的我对吧?”
这场面太过惊悚,蓝忘机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9.
忽而,蓝忘机只觉一股甜香裹挟着微酡的熏意扑面而来。原是魏无羡伸出一只手轻轻挑上了蓝忘机的下巴。妖的体温偏凉,指尖尤然。魏无羡笑道:“倒是生得俊俏。”
蓝忘机抿着嘴不说话,分不清是羞恼还是薄怒。他刚要拨开对方轻薄的手,就听见酒妖陡然转了语气。


10.
“怪不得小爷我长得这么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
酒妖:你说句话。
酒妖:喂。
酒妖:……
蓝忘机:“……你,不如先从酒坛里出来再说话?”


12.
小小的酒坛里露出个脑袋与自己对话还妄图对自己脸下手这种画面……
毕竟我大概不是个玩杂耍的。蓝忘机心情复杂。


13.
“也是。”魏无羡略一思索,便干净利落地挥手聚起一片朦胧游气。蓝忘机只觉眼前一阵混沌,再清晰时,身前便立了一个青年。


14.
这人……啊不,这酒妖一身玄色衣衫佐以大红的纹饰,一双眼天生的眼角上扬,透出盈盈笑意和一点儿顽劣的少年心性。
倒不似他家的天子笑那般温润,反而沾染上人间烟火气息。
却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15.
这一来二去,日色早已呈倾颓之势,该是用晚饭的点了。
蓝忘机垂着眼眸摆出几道清粥小饭,想了想,又从自家酒柜中拎出一坛天子笑,放到魏无羡眼前头。
“蓝某布衣疏食之家,不知这位……呃,仙友喜食何物,只能以天子笑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16.
魏无羡坐在方桌一边,支着脑袋冲蓝忘机笑。
“君今劝我醉……”
“劝醉意如何?”①


17.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目光里带着无声的谴责:原来酒妖也是会醉的吗?
魏无羡却眼尖地发现蓝忘机莹白的耳垂渐渐变得有些发红。
哟,这么好逗啊。他摸了摸下巴,嘿嘿笑出了声。


18.
“我说蓝湛啊,你可知我是为什么修出了人形?”魏无羡状若不经意提起。
蓝忘机摇了摇头:“不知。”
“因为你好看。”魏无羡一脸严肃。


19.
这还不算完,魏无羡又面不改色地补充道:“真的,想当初我刚模模糊糊有意识的时候,天天跟我眼前头晃悠的就是你了。当时我就觉得——”
他啧啧嘴,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真是好生俊俏的小郎君啊。”
蓝忘机不吭声。
见人家冷着一张脸不置一言,魏无羡默默抹了一把汗。
坏事儿了,撩过火了。


20.
魏无羡佯咳。
“咳。”
“咳咳。”
“咳咳咳。”
蓝忘机瞥他一眼:“呛着了?”
魏无羡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好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说那些个混账话的,你饶我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以后一定再也不讲了。”
蓝忘机冷声道:“以后不许。”
“好好好!”魏无羡自然是满口答应。


21.
魏无羡一松气,便伸手去够自己身前那坛天子笑。
然后他就愣住了。
“卧槽蓝湛你——想喝了我???”


22.
魏无羡声音陡然委屈,“你不想要我就直说……”
蓝忘机这才惊觉自己一时糊涂把魏无羡成妖之前那坛天子笑递给他了,心里责怪自己疏忽,歉声道:“是我疏忽了。”
说着就取过那一坛酒,稳稳当当地放进了酒柜里。


23.
是最深处、最安全的位置。


24.
自那以后魏无羡一只妖便光明正大地在蓝忘机家扎根了。纵使平日里打打闹闹,魏无羡也确实给蓝忘机带来了不少方便之处。比如品鉴新酒,蓝忘机嗅觉再灵敏,一些细微的味道终究还是要舌尖去品咂的。而魏无羡身为酒妖,对这些再熟悉不过。两人这样一点一点摸索着配合,蓝忘机酿酒的手艺竟又精进了不少,酒坊的名气也跟着大出了彩衣镇。


25.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眼前人品酒。
狭长的双眸半眯着,先是舌尖轻点感受入口的绵长,随后才将浅浅一杯底尽收入口中,被酒液浸润的唇舌透出浅淡的粉色,还要歪头冲他一笑:“好酒。”
“多谢。”蓝忘机淡然道。
魏无羡凑上来,嘴里未压下去的酒气喷了他一脸:“蓝二哥哥,可有什么报酬吗?”


26.
蓝忘机屏了屏息,勉力稳下心头一阵过快的心跳。他貌似沉思了一会儿,道:“今日给你带一整坛旧醅回来。”
“好啊。”魏无羡笑着说。
他没有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神色。


27.
蓝忘机出门时,天外恰传来一声闷雷,深灰色的云遍布,将天空给遮了个严严实实,一丝阳光也无。
变天了,他心想。


28.
空气里弥漫着泥土混杂着雨水的咸腥气,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酒香。
或许与魏无羡相处久了,闻什么都带了三分酒味儿吧,蓝忘机心想。
然而这酒香愈发浓烈了。
蓝忘机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猛地站起身,匆匆向自己家小院子的方向赶去。
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又不由自主地想起魏无羡之前。


29.
那是一座酒香四溢的小院子。
字面、以及真正意义上的。


30.
蓝忘机颤声叫道。
“魏无羡。”
“魏婴。”
万籁俱寂。


31.
院中地上满是酒坛的碎片,细密的雨水落在上面,激起点点水花,润湿地面。
蓝忘机一眼看到,屋中原本安安稳稳关好酒柜大敞着,已经空空如也。
院子最中间,有一个酒坛分外眼熟。


32.
好像有人曾经把这坛子牢牢抱在怀里,半嗔道:“你难道要喝了我吗?”


33.
而现在那坛子已是边沿尽碎,只剩浅浅一个坛底,铺了薄薄一层没倾洒干净的酒液。


34.
形销,神毁。


35.
邻家的小孩儿带着心有余悸的表情,怯怯地过来扯他的衣袖。
最近蓝公子家生意太好,对家嫉妒却又比不过,便狗急跳墙使了这下三滥的手段。
小孩儿说蓝公子你别难过,大家伙儿都看着呢,我爹娘都说能帮就帮一把,这些以后还会有的。


36.
蓝忘机木然站着,小孩儿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默默地陪他站了会儿,便借故跑回了自己的家。
蓝忘机关上了院门,然后转过身。
他一步步走过去,拾起了那小半碎瓦。
随后仰头,将残存的酒液悉数倒入口中。
这还是他第一次喝酒。


37.
醉倒之前,蓝忘机脑中迷迷糊糊,全是一个念头。


38.
真是奇怪,人皆言天子笑温热淳暖,怎的自己尝起来就这般辣且苦呢?
简直苦得烫喉了。


39.
再醒来时蓝忘机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稻田中。
这是哪儿?
蓝忘机一向清明的双眼中难得地出现了一丝迷茫。也许是醉意的作用,他不知道。


40.
摸索着站起来,他才发现自己身边竖着一方石碑。
上书几个大字:夷陵乱葬岗。


41.
还有一行小字:魔稻祖师原产地。
蓝忘机:……


42.
许是那人指引自己来这里的吧,蓝忘机心想。
他心中慢慢形成了一个主意——用这里的稻子酿一壶酒。
权当……祭奠。
借着醉意,蓝忘机弯腰开始收集那些饱满的稻粒,认真地剥去谷壳。


43.
围观的走尸们鼓起了掌:一只活的联合收割叽!


44.
差不多摘够了一坛天子笑需要的量,蓝忘机直起身,目光忽然定定地看向某处。


45.
那里,静静地安睡着一个孩子。


46.
十三年后。
蓝思追垂着头站在蓝忘机屋门外,踌躇半天,才忐忑不安地抬手敲了敲门。
“忘机前辈……我……”
开门的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便知他要说什么,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将蓝思追引进屋门。


47.
“你与金公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蓝思追更加局促:“那……忘机前辈您……会同意吗?”
他是蓝忘机十三年前捡回来的,如果没有蓝忘机,他现在还不定在哪里喝风。所以,蓝思追也就格外紧张于蓝忘机的看法。
蓝忘机看着少年忐忑的神色,认真道:“准备什么时候办喜事?”


48.
蓝思追:……啊???


49.
“尽早定下来吧。”蓝忘机负手而立,并不在意蓝思追震惊的表情。
他错过了一个人,他不想让蓝思追因为自己而重蹈覆辙。
“对了,思追。”蓝忘机忽然想起什么,“你随我来。”
蓝思追应了一声,追着蓝忘机的步伐走到院中。


50.
然后他就看见蓝忘机神色认真的从院子最中间的老树下挖出了一坛天子笑。
那显然是一坛有些年头的老酒了,封泥显出陈旧的颜色,坛上的标签也有些褪色。
“这……”蓝思追一脑门子问号,不知道蓝忘机要做什么。
蓝忘机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透出点儿怀念:“这是捡回你的那天酿好埋在这里的,十三年了。”


51.
……忘机前辈,蓝家无论男女都有女儿红的吗?蓝思追心情复杂。
他连忙阻止道:“别别,既然埋了这么久,这坛酒对前辈肯定很重要,还是不用了吧。”
蓝忘机应道:“是啊,很重要。”
“但是现在也只是一坛酒罢了。”


52.
蓝忘机伸手,揭开了坛上的封泥。


53.
蓝思追嗅了嗅,又用力地嗅了嗅。
奇怪,没有往常启封时那股浓郁而醉人的酒香。


54.
然后两个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天子笑的坛口宛如变幻术一般地露出来一个脑袋,头发散乱一身酒气,唯有一双眸子亮得出奇。
“我本是埋在地下的一坛天子笑精,吸收日月天地之灵气,得悟一方水土之精髓……诶下一句是啥来着?”


55.
“那便不必想了。”


fin.



①:语自元稹诗《酬乐天劝醉》,原诗节选如下。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老元调戏老白的句子,大家意会就好,我没脸翻译了/////
(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安利元白的我,他俩特别甜!)


*原本取的题目叫酒中风月,想了想太正经了于是给改成现在这样了hhhhh
*估计是最长的一篇段子体了(心虚),中间一段把自己都虐的肝儿疼写不下去qwq以后大概再也不这么写了orz
*但是最后甜回来了对不对!!!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并且克制住冲动没有给我寄刀片的你x







评论(1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