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喂,你听过龙吟吗?

☆还是段子体,不我不是说相声的……(挣扎)
——————————————————————

1.
这是一个有关于龙的故事。
而你,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扔人海里谁也认不出的人。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哦,是龙的脑残粉。


2.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毕竟这座小城里多的是龙的仰慕者。
也多的是叫嚣着要屠龙的人。


3.
该介绍一下我们故事的真正主角了——龙。
龙不是只有一条,而是有四条,各自镇守着东南西北一隅。
北方的龙名唤曦臣,通体雪白,鳞片的光泽莹白冷清。
南方的龙是北方龙的兄弟,唤忘机。兄弟俩长得差不多。只是蓝湛的性子偏冷,不像他兄长那般温煦。
东方的龙是条紫龙,名唤晚吟。因为颜色罕见,整条龙也就多了几分骄矜。
西方的龙……呃,无羡,一条黑龙,特别的没有龙架子,最大的爱好是调戏南边儿的那条小白龙。


4.
什么?你说还有你啊
别开玩笑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冷漠脸)


5.
不过呢,还就是你这个打酱油的,干出了一件令无数龙粉们自愧弗如的事情。
你,一介龙的脑残粉,混进了屠龙的队伍里,打算借此机会去见一见传说中的真龙。
真是十分的刺激。


6.
于是在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你偷偷地准备好了一柄长剑,准备去投奔屠龙的队伍。
为什么要偷偷地呢?
因为你这剑,有玄机。
出鞘时划破空气的声音凌厉清绝,剑柄雕的纹饰古朴却有着诡异地美感,剑身上十颗宝石在晨光下闪闪发光。


7.
屠龙队伍的老大看了看你的这柄剑,羡慕而又赞赏地点了点头,爽快地同意了你加入的请求。
你悄咪咪松了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
毕竟你这剑吧……是可伸缩的。


8.
多好。
又能糊弄屠龙队伍的老大,又不会真伤到你的爱豆龙们。
而且,万一被人发现身份用这剑装死多方便啊!
伸缩剑,你值得拥有。


9.
按照惯例,你们一群人会去城郊的小酒馆吃顿好的。
刀剑无眼,龙攻击起来也无差别。去的时候雄心万丈的人们不知道又有几人能回来呢?想着这样的问题,你内心也有些淡淡的惆怅。
唉,还是老老实实地粉龙吧。何苦要屠龙呢。


10.
可是周围带着武器的年轻人们显然很少有人能想到这里。在他们眼里,龙是邪物,合该被人们消灭。因而自己将要进行的事业是正义的,内心自然就豪情万丈。他们大声地谈论着,玩闹着,诉说自己屠龙的志向,像一群雄孔雀一样,肆无忌惮地展示自己的孔武有力。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小女孩期期艾艾的声音:“哥哥,你们听过龙吟吗?”


11.
年轻人们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
“不管听没听过,马上它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啦。”
小女孩瘪瘪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握紧了拳头。


12.
吃饱喝足之后,你们出发了。
经过一番周密的研究之后,你们决定向西行进,去讨伐黑龙无羡。
你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这群人会觉得一条通身如精铁,眸色似浸血般猩红的龙好欺负。
开什么玩笑,我们家羡羡明明最可爱最霸气了好不好!你碎碎念。
可惜你位卑言轻,并不能影响高层们的决定。


13.
去西方的路并不好走。你们经过了一片鲜有人问津的原始森林,一路风霜,只能追随着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虽然并没有宝箱给你们开。
最终,一路的劳顿之后,你们走到了森林的中心。
传说中黑龙的栖息地。


14.
你突然感到一阵猛烈的震颤!
这震颤来自你脚下的大地,像是要直击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你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旁边一位屠龙勇士突然惊喜道。
“莫非是龙???”


15.
“黑龙!!!出来!!!”
顷刻间所有的勇者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喊叫着挑衅。你简直想捂住脸。
脚下的震颤又猛烈了几分。
这时,你突然听到了一种时断时续的诡异声音。
你停住了一切动作,怔怔地望着声音传出的方向。


16.
所有的人都停住了动作,怔怔地望向同一个方向。
那是一棵历经千年风雨的古树,足有百人合抱之粗。


17.
那个声音是这样的。
“嗯……嗯啊……啊哈……嗯……”
非常地不堪卒听。


18.
“莫非……这是龙吟???”有人艰难地开口。
你表示同意,并深沉地点了点头。毕竟这般粗重,实在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动静。
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算了我们不去管他!
你的心里充满了即将见到羡羡的激动!


19.
树的后面突然钻出一个脑袋,黑黑的,还有赤色的眼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双瞳仁竟有些水光粼粼。
“龙!!!”几十把各式各样的武器瞬间对准了黑龙所在的方向。


20.
黑龙见状大惊。
它大喊:“二哥哥!来了一群人,怕是要捉奸呢!!!”
“……”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21.
没等你们有所反应,另一只龙也悄无声息地探出了头。
周身一尘不染的白龙表情带着隐忍和克制,眼神却凌厉得像是要开杀戒。它缓缓开口:“我来处理。”
龙爪一挥,人们开始一个接一个软软昏倒在地。
你的意识也开始迷糊起来。
等等……在昏倒之前,你混沌地回想,今天这一趟不亏啊!居然同时见到了两条龙!羡羡和……
和?
卧槽那是忘机龙???
你一下子有如回光返照,灵台瞬间清明了几分。


22.
白龙说:“可能是来屠龙的。”
黑龙说:“真是倒霉,平白被他们坏了兴致。干脆我顺便把他们的记忆改一改吧。一会儿给他们放在城边就行了。”
白龙说:“好。”
你听得都快哭出来了。


23.
意识还是不可避免的越来越混沌。
知道自己最终会被消除记忆的你紧紧咬住牙,妄图拼最后一丝气力多观赏一下你心中的龙。
突然,你听见黑龙的声音,不似刚才那般强硬,却带了几分柔软与讨好。
“二哥哥~我们继续吧~~~”
恨不得一句话拐八个弯。


24.
“……”
你一松劲儿,就直挺挺地晕过去了。


25.
你发现自己醒在城边的小酒馆里。
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在这儿?
脑中的阵痛感如潮水一般袭来,你不顾疼痛试着回想。
我好像是偷偷混进屠龙的人群里,为了看龙的……我们好像经过了森林……
然后呢???
你脑中一片空白。
不记得了……


26.
旁边的人也开始三三两两地醒过来。
“哎,我在这干什么?”
“好像是要屠龙?”
“你开哪门子玩笑呢?我这么喜欢羡羡和忘机怎么可能屠龙呢!”
“哎呀算了算了都散了吧!”
你看着一群突然变成龙粉的人,表情惊悚。
他们收拾起自己的武器离开了,你无奈地叹了口气,亦准备起身。


27.
哎我操,我剑呢???
你欲哭无泪。


28.
既然没了那把伸缩宝剑,你索性也不急着回城了。叫了两坛酒,你决定借酒交个愁。
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声音:“娘亲,你听过龙吟吗?”
好问题,你没头没脑地想,那么我呢?我听过吗?这一趟我又做了什么呢……
年轻妇人:“嗯……这个啊……容娘亲想一想哈……”


29.
像是干涸已久的河流响起潺潺水声,阴云密布的天空天光乍破!
你脑中白光一闪!!!
好像……想起什么来了!
你陡然起身,兴奋地抓住小姑娘的肩膀。
“我……听过龙吟啊……”


30.
“龙吟,就是这嗯嗯啊啊之声!”



fin.



(番外)

小姑娘瘪了瘪嘴,哇地哭出了声。妇人怨恨地看了你一眼,抱着小孩儿走远。只留你一个人怔愣在原地,

有四位衣着光鲜的公子哥从你身边路过,他们嘴中谈论的,正是你刚刚有如发疯一般的举动。

“哈哈哈江澄你听见没?这个人说龙吟是嗯嗯啊啊的声音啊哈哈哈哈哈!你猜他听到的是你跟蓝大哥的嗯嗯啊啊还是我和二哥哥的嗯嗯啊啊?”黑衣青年大笑着与旁边的紫衣青年搭话。

那紫衣的青年一脸嫌恶地冷哼一声,并不想理人。许是被骚扰得烦了,他狠狠举起腰间的佩剑。

那把剑,出鞘时划破空气的声音凌厉清绝,剑柄雕的纹饰古朴却有着诡异地美感,剑身上十颗宝石在星光下闪闪发光。

……等等,怎么这么眼熟呢?你蓦地睁大了眼睛。

却听那紫衣青年开口:“这是我从你那破森林外面儿拾的屠龙宝剑,魏婴你信不信我拿它捅你?”

“……”你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唤作魏婴的男子闭了嘴向后退了几步,默默地躲到了面色冷峻的白衣男子身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也有今天!”江澄大笑,顺手把剑往地上一插。

你已经捂着脸不想看下去了。可透过指缝,你看见紫衣青年身形一歪,差点儿栽倒在地。

顺带着还有一声怒吼:“卧槽这剑他妈怎么还能缩回去?!”

另一位白衣男子赶忙扶住他,“阿澄,别闹了”他的声音里有温雅的笑意。

四个人就这样打闹说笑着愈走愈远。你目送着他们离开,静静地,不曾出声打扰,也没有讨回自己的剑。

或许,我是真的听过龙吟吧。你笑着想。



fin.



*最后的龙吟,读作龙吟,写作龙(咳咳咳)淫_(:з」∠)_









评论(23)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