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七

人非工具。

【忘羡】震惊!魏无羡居然对雅正的蓝家人做出这样的事……

☆段子体,我来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有朝一日我居然也会写这么有毒的东西。
☆必须得把想这个脑洞的人艾特出来了@砍木头的好少年 这个锅我不背!
☆有毒,真的,慎入。

——————————————————————

1.
蓝家人有一个神奇的天赋。
这个天赋天知地知,你不知我不知,就连蓝家人自己都不知道。
这是一切罪恶开始的前提。


2.
故事,还得从几天前蓝忘机留宿在叔父蓝启仁老爷子那里帮忙处理族中事务说起。
对此蓝忘机表示:兄长,差不多就出关吧。再不出关天天就要变成周周了。
咳咳,最后一句去掉。
总之,由于蓝曦臣蓝宗主正处在闭关期,蓝忘机迫不得已地与自己的心头小娇妻、夷陵老祖魏无羡分开了那么三四天。
这是一切罪恶开始的背景。


3.
而我们故事的另一位主角,魏无羡,此刻正心焦焦地在静室他蓝二哥哥的床上打滚。
妈的蓝湛,当初说好的天天就是天天呢?!老子当初跟你讲四天一次三天一次,你都不干,非要天天,你天天到哪里去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可魏无羡依然非常坦诚地心疼他家蓝湛。被叔父大人抓去干苦力什么的……还错过了三四次天天,真是想想就非常不爽。
蓝湛铁定比他想得还不爽。


4.
还好今天叔父大人开恩让蓝忘机回来休息一下。
那就……稍微补偿他一下?
作为想起一出是一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代表人物,魏无羡沉思了一会儿,提笔开始给聂怀桑写信。


5.
聂宗主亲启:
怀桑,你那里有什么助兴的物件儿吗?我和含光君要用。
在线等,挺急的。
——你的好哥哥魏婴


6.
飞鸽传书效率的确是高。也就一个时辰的光景,魏无羡就看到另一只雪白的鸽子扑棱棱地飞进了云深不知处,直朝着他的方向飞来。
鸽子的一只脚诡异地向下坠着,像是坠了千斤重物。
魏无羡:……
聂家鸽子都是当成镖师养的?


7.
聂怀桑:不不不,我们聂家的鸽子都是当成肉食鸽养的。在腿上挂东西有助于鸽子锻炼腿部肌肉吃起来会更劲道……
魏无羡:肉鸽不认路,信鸽不能吃。你挑一个。
聂怀桑:……我错了魏哥,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8.
费劲吧啦地从鸽子脚上取下一个绑得严严实实的白色纸袋,魏无羡看着纸袋上一行字再次陷入了沉思。
天地阴阳极乐无边逍遥快活我欲成仙快乐齐天散。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看名字好像还挺像那么回事儿。魏无羡摸了摸下巴,嘿嘿一乐准备打开纸袋一探究竟。


9.
纸袋封口处内部用朱砂明晃晃地涂了四个大字,比较欠揍。
“就是春(防河蟹)药。”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还是朱砂的,看着有点儿费眼。
“太羞耻了不好意思往外包装上写,魏哥您意会,意会就好。”
下面还有一行大字,还是朱砂的,看起来血淋淋的。
“不用谢!”


10.
魏无羡:……我谢谢你全家哦。


11.
当然,我们的聂宗主还是非常厚道地附了张使用说明书来。
八个字,特别地简单粗暴。
和酒冲服,立竿见影。
和酒。
酒。
魏无羡的眼睛啪一下就亮了,跟通了电似的。


12.
“蓝湛蓝湛,咱们今天喝点儿酒吧!你都累了这么多天了喝点儿酒不但能解乏还能……”
“好。”
一个字儿,就是宠。


13.
魏无羡哼着小曲下了山。彩衣镇合口的吃食不少,他就顺便包了一道一看就辣到爆炸的肉菜和一道明显清淡无味的素菜,随后就直奔卖天子笑的酒馆。
“掌柜的,拿两坛天子笑!”
白色的粉末溶于天子笑后就变得无色无味有公害,饶是魏无羡这样喝惯了天子笑的也闻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逞论蓝忘机这种一碗倒。魏无羡小心翼翼地在放了药的那一坛天子笑上做了个小标记,心里怀着一种奇异的快感,一路小跑回了云深,恨不得用上灵力。


14.
四天未见的蓝忘机现在正坐在魏无羡对面。
云纹抹额端端正正地系在额上,浅色的琉璃瞳看不出悲喜,薄唇却缓缓勾起一抹弧度。
魏无羡端着酒碗,状若不经心地说:“蓝湛,我好想你啊。”
蓝忘机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动摇了一下,很轻。
魏无羡继续说:“原以为静室的床小,可这几天你不在这,我一个人睡居然觉得它空旷。蓝湛蓝湛,我们一起睡之前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蓝忘机垂下眼眸,掩饰住堪堪要流露出来的心疼。


15.
“蓝湛蓝湛,这碗酒算是我敬你的。”魏无羡定定地看着蓝忘机的眸子,眼神里带着坚定,“你也别拦我,我知道你这几天有多辛苦,所以……我不怪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蓝忘机感觉自己心里一根弦啪一声断掉了。
他拿起一旁放着的酒坛子,为自己倒了一碗酒。心中翻涌着的复杂情感使他没有注意到天子笑标签被人轻轻折了一个角。


16.
奏效了!
魏无羡在心里为自己欢呼。
算是让他也尽兴一次吧,魏无羡心想。


17.
蓝忘机如魏无羡预料的那样睡过去了。
一炷香后蓝忘机如魏无羡预料的那样醒过来了。


18.
眼神清明神态端方,除了魏无羡没人知道蓝忘机已经醉了。
等等……哪儿不对?
说好的脸红呢身体发软呢?说好的天地阴阳极乐无边逍遥快活呢?
说好的立竿见影呢???


19.
妈的聂怀桑,假药也敢拿来糊弄老子!
魏无羡的眼神瞬间幽怨了起来。
那边蓝忘机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忽然皱起了眉头。
“魏婴,你为什么不喝?”
“喝喝喝我这就喝!二哥哥你别急。”魏无羡端起了自己的酒碗。


20.
又放下了。


21.
不对啊……聂怀桑那小子平时看着不靠谱,可是这种事可从来没有掉过链子啊……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魏无羡心虚地不去看蓝忘机带了几分谴责的眼神,伸手够蓝忘机的酒坛。
“我要喝二哥哥这坛。”


22.
一坛酒,一口,两口,闷了。
酒很香,很烈,也很淳。
如果忽略里面那一包药的话。


23.
但是很可惜,忽略不了。


24.
是时候来揭晓一下蓝家人的特殊天赋了。
作为一个以雅正闻名的家族,蓝家人,对于春(防河蟹)药这种东西,是免疫的。
……是免疫的。
免疫的。
但是由于从来没有人敢给蓝家人用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所以这个天赋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过,蓝家人自己也不例外。
好死不死,叫魏无羡撞上了。


25.
魏无羡都快哭出来了。
一股邪火顺着四肢百骸乱窜,又在心脏处汇聚,蒸得他浑身上下汗津津的,脸像是红了一个色号。手不自觉地伸向自己的衣襟。
“咳,有点儿热……有点儿热……”
蓝湛看着他的眼神瞬间危险了起来。


26.
(此处忽略一千字少儿不宜的描写)


27.
你问后来?
后来魏无羡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
不作就不会死,微笑。

28.
再后来,魏无羡终于能下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清河找聂怀桑。
甚至不惜耗了一张传送符。
“聂怀桑,你他妈最好给我解释清楚。”魏无羡阴沉着脸。

29.
“一次全用了?”聂怀桑脸上的表情简直称得上异彩纷呈。
“嗯。”
“咳,我之前听到魏哥你说想跟含光君天天上……那个床,觉得你们可能用的多,就多给你点儿吧……”
“所以,”聂怀桑闭了闭眼,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那是至少三次的量。”
“至于为什么含光君服了没有用……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聂怀桑小心翼翼地再睁眼的时候,眼前魏无羡的脸突然换了个人。
“卧槽鬼将军!!!什么时候出现的!!!!!”
“温宁,给我往死里揍。”魏无羡咬牙切齿地说。


30.
聂宗主不知道为什么连着一周没有见外客。
今天的魏无羡依旧在思考为什么药对蓝忘机不起作用这个深奥的问题。
这是一切罪恶的结局。

fin.


*文中某药的名字有参考白行简也就是白居易他弟的某篇代表作……咳,嗯,是辆车,古人开的车。



评论(25)

热度(304)